成都大学原党委书记溺亡前后:河畔祭奠的鲜花已不见踪迹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弯文奎 2020-10-22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弯文奎)“从未发过朋友圈,就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吧……

终于确认了,一直坚持原则,在一个完全不讲道理的单位,真行不通,因为他们利益勾连更坚定顽固;虽然独善其身,两袖清风,但身陷污泥浊水,拼尽力气难以改造环境,日渐一日觉得无力无助……”

——毛洪涛“绝笔信”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弯文奎)10月15日6时许,成都大学原党委书记毛洪涛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绝笔信”后失联,次日6时,毛洪涛遗体在江安河温江段一河道内被找到。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并综合前期调查走访工作,初步判断为溺水身亡,排除刑事案件。

从失联到通报溺亡,刚好过去24小时。

10月18日上午,毛洪涛遗体告别仪式在成都北郊殡仪馆举行,他的亲属,以及生前好友、同事、学生等近千人来到现场,参加遗体告别仪式。

追悼会后第二天,成都大学迎来新任党委书记。

【征兆】失联前在朋友圈发布“绝笔信”

毛洪涛失联前一刻,曾在朋友圈发布“绝笔信”。

“还是缺乏艰苦复杂环境的历练,一身书生气,满腔正义情,到了这样的年龄和级别,还天真地简单相信人性的真善美,一年多的成都大学工作,已是头破血流。”毛洪涛在微信朋友圈直言。

有媒体披露,成都大学6年来换了三任党委书记,但校长一直没有变动。

“披着学者的外衣,满心名利追逐;在成都大学建立起的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连续挤压三任党委书记,而我是被害最深当然也是斗争最强烈的。一年多来,本人受到的伤害和不公,今生极致。”毛洪涛在朋友圈控诉。

微信朋友圈发文后,毛洪涛失联了。

10月15日6点半左右,毛洪涛的一位亲属看到这条朋友圈消息时,迅速拨打毛洪涛的电话,提示对方已关机。

10月16日,毛洪涛一位亲属接受中青报采访时说,今年4月,毛洪涛曾致电问候这位亲属,并说:“好好做你的事业,对我也是一种鼓励,我已经糟透了。”

毛洪涛曾向这位亲属表示,自己已崩溃到快承受不住了,身体也出现状况。家人对毛洪涛的异常状态已有警惕,事发前一天晚上,毛洪涛非要出门,被妻子叫了回来。为了防止他出走,妻子一直看着他。

这位亲属说,事发当天凌晨3时许,看着毛洪涛开始打呼噜,妻子以为他睡着了便睡了。早上6时10分许,毛洪涛妻子被同样看到朋友圈的人电话叫醒,转身发现身边已经没人。她看到丈夫在早上5点多发的私信,推测5点左右他出去了。

【溺亡】河边有学生摆放鲜花 官方介入调查

从15日毛洪涛失联到16日遗体在江安河河道中被发现,前后仅过去了24小时。

10月16日,成都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情况通报。通报显示,16日6时许,毛洪涛遗体在江安河温江段一河道内被找到。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初步判断为溺水身亡,排除刑事案件。成都市已成立由市纪委监委、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市委教育工委、市公安局组成的联合工作组,正对有关情况进行全面调查。

10月19日上午,记者来到毛洪涛住址所在的成都市温江区某小区探访。

小区东南门距最近的路口天乡路千米左右,需途经一条小路,5分钟即可到达。

小区东南门东侧不远处,即为毛洪涛溺亡的江安河,从东南门到江安河的直线距离仅几十米远。河岸边有绿植覆盖,沿岸还设有桌子和茶饮店,若不走到河边,很难听到河水流动的声音。

沿江安河望去,靠近小区一侧设有铁栏杆,高约一米,成年人能轻松翻越。

此前,曾有学生在距毛洪涛所住小区20多米远的河边,撒花瓣、摆放鲜花祭奠。

江安河畔,市民放置鲜花,以示对死者的悼念

19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摆放鲜花的祭奠地点,发现鲜花已经不见踪迹。

记者走访时,江安河水流湍急,岸边一名餐饮店的工作人员说,前几日江安河上游曾关闭过闸口。

【追悼会】近千人排队吊唁 校长未出席

10月17日,成都大学发布讣告称,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同志不幸辞世,享年50岁。

成都大学发布讣告

讣告总结:他是一名好干部,全心投入工作,夙夜在公、殚精竭虑、务实笃行、忘我工作,充分体现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担当和使命担当;他是一名好老师,以高尚的师德、扎实的学识、无私的奉献教育和引导学生,深受学生爱戴。

讣告还提及,毛洪涛数次带队前往甘孜州石渠县、阿坝州九寨沟县和简阳市等地走村入户、访贫问苦,还精心组织48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

“毛老师,我们回家。”10月16日晚7点半,西南财大的同学微信群里,有人发这样的话。

“任何一位留下如此信息的老师都值得追悼。”成都大学一在校生说,关于毛洪涛,大家对他的记忆,大多是西南财大时期(毛洪涛曾任西南财大会计系老师、教务处处长、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等)。该同学说,他个人会去参加追悼会,“我也是学新闻的,希望水落石出,充分调查”。

18日上午,成都北郊殡仪馆,遗体告别大厅内正中间挂着毛洪涛的遗像,四周摆满了花圈。上午10点,毛洪涛遗体告别仪式在这里举行。

从8点开始,不少人已陆续赶到,他们手捧鲜花,神情严肃。上午9点多,毛洪涛妻子被人搀扶着走进吊唁厅。

当天参加告别仪式的有近千人,从吊唁厅一直排队到厅外的台阶下。西南交大一名博士生告诉记者,好多博士生从学校赶来,送毛老师最后一程。

现场曾有学生询问成都大学校长是否到场,并未获得回应,记者也未见成都大学校长出席告别仪式。

10月19日,记者拨通毛洪涛一亲属电话,询问调查进展,对方直接挂掉。随后,记者向其发送短信说明来意,一直未收到回复。

同一天,不同的时间段内,记者多次拨打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的电话,一直提醒处于关机状态。

随后,记者联系到成都大学宣传部核实毛洪涛朋友圈内容,学校宣传部李女士说,所有信息都是通过学校宣传部发布,目前暂时没有任何结果,有消息第一时间会在官博和官网公布。

【追忆】保姆:逢年过节都会收到问候短信和礼物

“惊闻恶信,痛心不平。”10月16日下午,60多岁的朱女士在微信朋友圈发出感慨。朱女士是毛洪涛家之前的保姆,在毛洪涛家中照顾其父亲两年。

“毛书记对父亲特别有孝心。”朱女士说,毛洪涛对爱人也非常好,“他没把我当保姆看待。”忆起毛洪涛的生活点滴,她泪流满面。

逢年过节,朱女士都会定时收到毛洪涛发来的问候和祝福短信。毛洪涛还会让人提前准备好钱和礼物,派人给朱女士送去。

前几年,朱女士手机丢失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毛洪涛。“没想到,再次听到毛书记的消息,是从网上看到成都大学发布的讣告。”说这些时,朱女士哽咽了。

“毛老师:现在我也这样称呼你。你的音容笑貌我一直犹记在心里。对你的离世,我相信了解你的人都万般不舍。你怎能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一生?”朱女士发了一个微信朋友圈,算是表达对毛书记的哀思。

10月18日,朱女士从家中出发,来到成都北郊殡仪馆,参加毛洪涛遗体告别会。

朱女士回忆,毛洪涛的爱人曾经跟自己讲过,之前她怀孕过一次,但不幸流产,之后再也没有怀上,也就没再要孩子。

江安河畔,市民放置鲜花,以示对死者的悼念

【进展】成都市教育局局长任成都大学党委书记

10月19日上午,成都大学召开干部大会,宣布成都市委关于成都大学党委书记的任职决定:成都市委教育工委书记、市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刘强任成都大学党委书记。

当日上午10点,河南青年时报记者来到成都大学发现,校门口有多名安保人员执勤,入校人行通道处两名保安正提示过往人员测量温度。

成都大学实行刷脸出入,一名在校生说,之前有个口进出管理比较松散,但最近被封了,非本校人员只有提前和学校联系,再给学校保卫处打电话才能进入。

校门口的保安说,因疫情防控需要,外来人员禁止入内,经学校同意登记后才可进入。机动车道入口处,每进入一辆车,保安都会上前询问。

学校南门的东侧和南侧各停有一辆警车,上述在校生告诉记者,疫情以来校门口偶尔会有警车,但这几天(次数)比较多。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