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首个乡村创客小镇 想让机器人迎接00后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豌 赵墨波 2020-11-26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豌/文  赵墨波/图)11月16日,第十六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线上启幕,河南馆新增文化小康板块中,以田铺大塆、梦里张庄、陕州地坑院、爱和小镇为典型,展现出了河南省精准实施文化产业扶贫的成果。

特色文化产业精准扶贫,关系地脉、命脉、情脉、文脉,从贫困地区现有文化资源入手,因地制宜促进经济社会文化全面发展,从而实现物质富裕,进而提高贫困人口的文化素质和造血能力。

河南实施文化产业扶贫战略落实得怎么样?在实践当中又都遇到哪些新问题?河南青年时报开设《文化小康·河南样本》栏目,多路记者奔赴河南多地实地踏访,本期走进信阳市新县田铺大塆。

20世纪末期的怀旧玩具、妈妈给女儿绣的出嫁鞋垫、倒房子造型的饮料小店、老上海风格的咖啡馆、可供阅读休憩的透明玻璃房……信阳市新县青龙岭下,一片土黄色豫南民居建筑群中,隐藏着20多家各具特色的创客店,售卖着不同种类的商品。

11月20日气温骤降,当日最高气温不过10摄氏度,仍有从各地赶来的游客。

这是曾经环境脏乱、不通网络和快递的田铺大塆。近四五年来,由于建立起河南省首个乡村创客小镇,并探索出一条“创客+公司+合作社+农户”的发展之路,田铺大塆已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摇身一变,成为美丽乡村示范点。

吸纳人才,90后沪漂归来

“我们家乡怎么也招创客了?”2015年底,正在寻觅回乡工作机会的郭丹丹,在浏览网页时,无意间看到田铺大塆建设创客小镇并正在招募创客的消息。

这则消息,让郭丹丹动了心。郭丹丹出生于新县,是一名90后设计师。看到消息时,她25岁,大学毕业两年。两年间,郭丹丹做过沪漂,也做过北漂。在北京时,她住在通州,属于地铁八通线尾段,从那里到市中心上班,每天通勤时间合计3小时。

游子在外漂泊并非乐事。郭丹丹不是没想过回家,但家却也难回。

新县是革命老区,又地处大别山区,交通不便,曾被认定为国家级贫困县,2018年才摘帽。在郭丹丹的观察中,在新县工作,工资普遍在1000~2000元不等,3000多元已属较高工资。

多年来,年轻力壮者多选择外出打工,还有不少人经信阳涉外职业技术学院统一培训后,到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务工。

如果真有这样一个创客平台,也许是一个回家的机会。

几乎同一时间,与郭丹丹同岁的胡光宇,也决定调整职业规划。胡光宇201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动漫设计专业,老家在潢川县,距离新县只有一两小时的车程。

胡光宇喜欢乡村,喜欢那些有岁月和历史印记的老物件。虽然心向往之,但胡光宇也因没有合适的平台和机会而顾虑重重。2015年回省工作的她,落脚在信阳市内,一直到田铺大塆创客小镇的开发,才看到了这种可能性。

郭丹丹和胡光宇的心理动向,正符合了田铺大塆建设者赵亮最初的目标。

2015年,首次走访田铺大塆后,赵亮对村子最大的印象是“只剩下老弱妇幼”。“当时感觉这里并不具备发展乡村旅游的潜力。”赵亮回忆。同时,由于地处大别山区,也不利于发展农业产业。

但田铺大塆坐落在青龙岭下,是通往许世友将军故居的必经之路,每年有70万~100万游客经过大塆村,如此周边环境,如果不发展又实属可惜。“但是如果做快速消费,游客来这里买点东西就走了,那这个村子可能就没有特色,也失去了灵魂。”去田铺大塆之前,赵亮曾扎根西河村做乡村建设。为了建好西河村,从小在机关大院长大的他,建设初期一个人在村里住了一个月。

赵亮也希望田铺大塆能有自己的特色,“而且由于定位是一个人流性的景区,所以田铺大塆也不能发展小规模人流的精品度假模式”。

那怎么办呢?“乡村振兴首要的是人才,要让年轻人愿意回来。”想到这里,赵亮找到的突破口是创客小镇,一个能够让年轻人充分发挥个人创造力的创业孵化平台。

这个平台,成为像郭丹丹和胡光宇这样的人,放下顾虑,毅然投向田铺大塆的关键契机。

专一公司运营,降低创业门槛

穿过一湾清水湖,路过一群在湖中嬉戏的野鸭子,从湖畔窄道拐进去不久,一家门口用鲜红色大字注明“无童年勿入内”的店铺进入记者视野。走进店铺,中间一排货架上摆满了竹蜻蜓、鸡毛毽等各种怀旧玩具,左边摆放着一排从不同地方收集来的老电视,店铺正中的墙面还打造成了黑板样式。

80后童年体验店,店主怀抱“大白兔奶糖”

这是郭丹丹成为田铺大塆首批创客后,设计打造的个人店铺“80后童年体验店”。算下来,前期装修、进货等各类投资加起来,共达20多万元。

这笔投资郭丹丹是出不起的。那两年在外地工作,每月5000多元的工资,刨去衣食住行等日常消费,“没存啥钱,够花就不错了。”郭丹丹说,“我来时是啥都没有。”

这笔投资来自上海蔓乡文化旅游发展集团,目前赵亮任该公司总经理,这是创客小镇运营模式中涉及的“公司”。“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创业,第一个问题是没有启动资金,第二个问题是即使有少量启动资金,但社会经验少和对商业认知不足,所以他不会轻易投资,投资到乡村的可能性就更低。”赵亮说。

为此,赵亮尽可能通过专一公司的运营,降低创客创业门槛。在这个模式中,创客只需提供创意,而投资、设计、具体运营等,都统一由专一公司打理,最后公司、创客、店员、村集体共同进行成果分成。按目前的分成方式,每月营业额在6000元至上万元不等的郭丹丹,月收入在5000~8000元不等。

同样没有资金来源的胡光宇,也是在这一条件下,拥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刺绣工艺店“匠心工坊”。喜欢传统文化的胡光宇,在盘点信阳非遗文化时,发现了豫南刺绣。根据她的了解,在过去,每个绣娘都会给女儿绣上100双鞋垫,作为嫁妆,而现在,不少人家中还留存有未使用的鞋垫。

请绣娘、回收鞋垫,一家店铺就这么开了起来。2019年9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到田铺大塆考察时,买的三双刺绣鞋垫,就出自胡光宇这家店。

本村村民的积极性也被调动了起来。田铺大塆村村支书韩家旭曾在上海打工,趁着创客小镇建设,他开了一家名为“花音时代”的老上海风格咖啡馆,把上海记忆带回了家乡。

对于赵亮而言,这样的活力,这样的结果,是田铺大塆作为河南省首家创客小镇,最初的一种探索,也是一种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发现,更低的门槛带来的是更高的投资负担。

目前田铺大塆创客小镇整体投资超4000万,对于目前已承接多个乡村建设项目的赵亮来说,这样的低门槛创客模式,是难以复制的。为此,在其他乡村建设中,赵亮规划,创客招募门槛将有一定提升,“我们把招商和创客做了一个融合,希望一个创客在有好的经营思路、好的理念的基础上,也有少量的启动资金”。

租用村民房屋,岗位开放给村民

“你一个小姑娘,懂什么?”由于创客小镇的开发涉及租用和改造村民个人房屋,刚入村建设时,同时参与田铺大塆整体策划和设计的胡光宇,需要与村民做大量沟通。说不明白时,胡光宇自己跑到一边偷偷哭过,哭完了再回来耐心地跟村民解释。

为了降低沟通成本,赵亮选择与村集体合作社合作,通过合作社租用村民房屋。

但这种沟通成本的降低也是有限的。那如何与村民沟通?

这个问题,赵亮与陈奇讨论过。曾打造了网红明月村的陈奇,提供的方法是:把自己当成村民,站在村民的角度,去看村民真正的需求。

赵亮也清楚,乡村是个说情的地方,不是个论理的地方。因而,赵亮团队中的项目经理,不仅仅要精通乡建业务,也要能做电工、通下水道,还要能跟村民喝酒吃肉,彼此当朋友一样交往。

更重要的是,让村民能够收获实际利益。除支付一定房屋租金外,创客小镇中每家店铺的具体经营人员岗位,均向本村及附近村村民开放,底薪1500元+营业提成。

田铺伴手礼店铺中的店员付金枝,是田铺大塆邻村七阳岗的村民,曾在日本打工。田铺大塆的开发给了独在异国的付金枝一个回家的机会。

四年过去,付金枝已是村中“带货女皇”,营业额高时,单月可收入3000多元,不仅收入稳定,还有充足的时间照顾一双儿女。

“带货女皇”付金枝

2016年10月1日,创客小镇正式开业,首日迎来1.8万游客,十一长假期间共接待游客10.5万人,旅游综合收入340万元。而根据田铺大塆管委会主任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所说,2019年田铺大塆接待游客达65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4000多万元。

“胡老师,来了啊!”如今每次见到胡光宇进村,村民都会主动地和她打招呼。

当付金枝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故事时,胡光宇则讲述了她眼中的付金枝:一个认真负责的员工,会整理在经营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并提出想法;一个有生活情调的女人,四年来,她在店铺门前种了不同的花花草草,总是把门前打理得非常漂亮。

10月底,一个朋友请胡光宇带路到田铺大塆去逛一逛,听胡光宇讲了一路,朋友留下一句话“你在讲你村子里的项目时,眼睛里是有光的”。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很漂浮的状态,但在这里,我找到了归属感。”胡光宇说。

要引入时尚和高科技元素

不过目前,仍有一些潜在风险让赵亮担心。“目前受土地使用限制,我们只能租用民房,而且村民合约意识还需规范,有些问题难以通过法律解决。这种情况下的产权不明晰,是乡建项目长期运营中的一个风险。”

由于乡村条件整体不如城市,年轻创客存在婚嫁等生活需求,因而具有不稳定性;且创意偏个人化,市场性和社会性不足,店铺孵化成功概率相对有所降低,这是赵亮和团队在一期工程的推进中,发现的一些问题。这个冬天,趁旅游淡季,田铺大塆也将推进二期工程,以使整体发展更加规范和完善。

在二期工程中,除对现有店铺产品升级改造外,田铺大塆将整合现有资源,集中打造10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体验店和10个特色文创店,使原有的业态丰富化、多层次化。“下一步我们希望增加更多的体验式消费,手工DIY项目,让游客停留更长时间。”赵亮说。

另外,赵亮也打算把更多时尚元素和高科技引入乡村建设和非遗文化传承中来。“比如我们在探讨是否能用普通话唱皮影戏,并且唱我们身边的事情,还有手工蜡染能不能应用到口罩上,把口罩变成工艺品。”

目前,赵亮也在接洽相关的研发机器人的机构。“比如还可以让机器人做迎宾。”赵亮笑着打了一个比方。

在这些设想中,现在田铺大塆吸引的是80后、90后,下一步的产品可以继续面向00后,然后在发展中不断面向更年轻的一代。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