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咖店的火与冰:宠物能休息,顾客被疗愈,店家却承压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张知雨/文 赵墨波/图 2020-12-17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张知雨/文 赵墨波/图)12月12日上午8点,刘佳(化名)顶着寒风打开了店铺的门。她开的,是一家宠物体验馆。在体验馆内,客人不仅可以近距离与宠物互动,尽情“撸宠”,而且可以进行餐饮、桌游等其他多重消费。

像这样的宠物体验馆,正成为一种火热的新业态。据央视财经报道,目前全国宠物体验馆商户已逾3000家,成为生活服务业增速第二名的新业态。大众点评数据显示,在郑州,这样的宠物体验馆有45家。

火热背后,宠咖店有哪些制约发展的困境要突破,未来又将如何发展?

“这群毛孩子像是照进心里的一束光”

刘佳每天来到店内的第一项工作,是给9只柴犬和柯基犬喂食。

狗狗们30分钟的早餐时间结束后,刘佳还要带它们出门遛半小时。此时,店内员工开始对互动区域所有用品进行消毒,并且清理楼上柯尔鸭和兔子的粪便。

半小时后,狗狗们回到栅栏内,新一天的营业正式开始。

“营业中”的招牌挂出去没多久,便有客人上门。

狗狗们围向顾客,等待着客人与其互动

“你看!这只柯基的屁股是心形的,好可爱啊!”“这个柴犬的眼睛颜色竟然不一样!”进店的女孩儿拽着身边男孩儿的衣袖兴奋地说。他们走进互动区,在一张矮脚桌旁坐下。这时,店内的狗狗三三两两地向他们跑去,女孩伸手想摸,但又面露怯色。

“它叫杰瑞,你可以喊喊看!”刘佳指着一只柴犬说,“它性格很好,可喜欢别人摸它脑袋了。”杰瑞缓缓靠近女孩儿趴下,女孩儿轻轻抚摸,它没有一丝反抗。坐下、握手、转圈、装“死”,杰瑞在口令下表演着自己的技能。一会儿功夫,女孩儿便对杰瑞爱不释手。

“萌萌的表情,毛茸茸的手感,真的太治愈了。”对于常客小蕊来说,每周来店里的时光是最让她享受的。

此前,小蕊独自来郑州打拼,工作上的压力、生活的困苦无人诉说,她很孤独。而在这间宠咖内,她找到了自己内心的归宿。“有时候狗狗们就静静地卧在你的怀里,随你说些什么,它们都静静地听着。这群毛孩子像是照进心里的一束光”。

狗狗躺在客人怀里享受抚摸

刘佳回忆,2019年刚开业时,午后常有几位年轻人来店里找杰瑞玩,“他们都是在附近同一家银行上班的,但彼此并不认识。”后来在陪杰瑞玩耍时慢慢熟络起来,三人从陌生同事变成如今每天约饭的好友。

作为郑州早期的宠物体验店老板,李飞(化名)在自己经营了7年的猫咪咖啡馆(简称猫咖)内见证过许多情感的交集。“来店里的客人,有的人因为好奇,有的人因为家里不能养宠物,有的人想释放压力……他们在这里喝茶、聊天、撸猫,许多人成为朋友”。

卖给顾客快乐 盈利却微薄

对顾客来说,一张三四十元的门票便可买来快乐,但宠咖店若想盈利,仍面临诸多困难。

店铺想要流量,选址十分重要。刘佳的店铺在郑州市金水区健康路附近,近300平方米的店面每月租金两万元;李飞的店铺选在了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国贸360附近,店铺在住宅楼内,每月的租金也近1万元。

选址后还要装修。“店内装修花了近30万。”为了给客人营造轻松温馨的氛围,给宠物更健康的生活环境,刘佳将店铺翻新成原木风格,从地砖到桌椅,再到墙体、门牌,清一色的都是原木材料。而李飞的店铺在7年间经历过两次大的翻新,花费近20万元,其间还将店铺从原本的80平方米扩大到近200平方米。

店铺装修好后,店内宠物的选择也是经营是否成功的重要因素。

以刘佳店内柯尔鸭为例,它们(10只)是从荷兰购买的,单价万元左右。小短腿、短嘴巴、没脖子、身体圆润是柯尔鸭的外表特征。它们的体形小巧,性格温驯,寿命大概是12年。

宠咖店内,一名顾客在撸鸭。她手下的柯尔鸭,因外表可爱、性格温驯,成为不少顾客的心仪之选

这类鸭子经过调教后,对人类的依赖度极高,再加上饲养简单,成为许多人希望饲养的宠物类别。此外,店内购买的柯基犬最便宜的也要3000元左右,而柴犬的单价更是达上万元。

李飞店铺内的20只猫均是从上海购买,有橘猫、美短猫、加菲猫、布偶猫、暹罗猫等多个品种,其中一只加菲猫身价达10万余元。

宠物的血统与品相是否真的重要?刘佳曾纠结过这个问题。“害怕店内宠物品种不够好,吸引不来客人。”但后来她发现,比起血统和品相,更重要的是宠物自身的性格和健康状况。

“只要宠物们精神状况好,能与人们互动,就会讨客人的欢心。”所以刘佳购买的每一只宠物都是在确保它打完所有疫苗、检查过没有传染病的情况下,才会接到店中。

李飞考虑到店内猫咪接待时间过长会疲惫,在店内实行轮休制:猫咪每接待客人一个月,就休息调整一个月,到5岁时就会光荣“退休”。“确保每只猫在面对客人时都是健康的状态。”

正常经营中,宠咖会消耗大量的一次性用品,例如宠物的尿垫、纸杯、餐巾纸等。同时还要兼顾店内售卖的食品,其中饮品和甜品还需要自己制作,原材料消耗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经营一个月,要花费近3万元的材料费,但盈利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家门票价格7年没变过。”李飞说,后期新开的宠咖定价几乎都是参考自己家店铺制定的。

“在大众点评和美团上团购一张单人门票价格在30元左右,门票中包含一杯饮品和一块甜品。”郑州市区内其他同类型店铺的单人平均消费在30~49元不等。

此外,宠咖店主面临的另一重困境是,店铺内的翻台率(餐桌重复使用率)很低。“客人常常一坐就是一下午,很少能一天内全部翻台一次。”而为了给客人更好的体验,这些店铺在人多时便会进行限流。

刘佳近300平方米的店内大概能容纳近80名客人,李飞的店内最多只能接待40名客人,然而满员的情况并不是每天都有。

情怀有风险 创收需多元

开这样的宠物体验店存在许多不可控风险:宠物可能在无意识情况下伤人,客人不正确操作也可能伤害宠物。

“宠物不会讲话,很多时候无法判定是谁的责任。”李飞说,为了避免这类纠纷的发生,客人进店之前,店员都会向他们明确说明店内猫咪均无传染病,若发生猫咪将人抓伤的情况,只会在店内进行消毒处理,若客人执意要打疫苗,猫咖店不负责后续费用。

刘佳的店内,墙上挂着每只宠物的介绍牌,上面写着每只宠物的名字、喜好、性格,店内工作人员会告诉客人与宠物互动的禁忌:不能从后面摸狗狗的屁股;当宠物不近人时,不要强行将它们搂入怀里;不要大力地揉搓它们的毛发……工作人员会边说边引导客人,若客人不慎被抓伤后,刘佳会建议采用“十日观察法”先进行观察,若在此期间客人还是想打疫苗,店内只负责前三针疫苗的费用。

照片墙上标注着宠物的“花样”称呼

“对宠物伤人现象不负责或不负全责似乎成了这个行业内的潜规则。”宠咖打卡爱好者刘思元说,没有专门的机构监管,也没有法律条文来明确责任划分,所以大多数顾客都默认了这一规则。“谁又能证明这些宠物一定不存在传染病呢?”

面对纠纷、质疑,一面投入高额的成本,一面赚取微薄的利润,经营这样的宠咖又有什么意义?

“坚守初心吧,最起码这份工作是愉悦的。”李飞坚持7年,完全是为了当初想开宠咖的情怀,而刘佳也说她在做她最想做的事。

撇开情怀,回归现实,这些店铺未来又该怎样走下去?

刘佳考虑将来联合其他不同类型的宠咖,实行联票制,提高客人体验感的同时店铺间相互引流;在店内增加额外消费项目,例如放置小包装狗粮、罐头,增加客人与宠物间的互动;制作周边产品,钥匙扣、挎包、玩偶等来进行创收;和一些狗舍进行合作,将待出售的狗放在店中,通过售卖宠物盈利。

日渐火爆的宠物经济下,刘佳说,多个项目融合才能更好地促进宠咖未来的发展。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