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毕业生的体制内冲动和入职世界五百强学姐的忠告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杨军强 2020-12-17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杨军强/文 受访者供图)7年前,刚刚迈进中国海洋大学的菁菁(化名),首选职业是金融行业;7年后的2020年冬,她迈进郑州的国家公务员考试(简称国考)考场。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河南参加国考的考生人数破5.1万,比去年增加8000多人;2021年国考招录人数达2.57万,通过用人单位资格审查的有157.6万人,录取比例为61∶1,最热职位(国家统计局广东调查总队东莞调查队业务科室一级科员)竞争比例为3334∶1。

若将体制内比作一座城,菁菁尚在“城”外,26岁的楚芳冰已入“城”一年余。楚芳冰2019年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工学院,通过定向选调生入职郑州市高新区沟赵街道办事处,“综合科,写材料、工作督察等”。当被问到北大硕士做街道办工作,感受如何时,楚芳冰总结:“工作面广而杂,想干好不容易。”

不少学生认为,即使没入行政编制,先入事业编制也算入了体制内。硕士毕业于双一流高校新闻传播学专业的慕慕(化名),通过人才引进考入洛阳市涧西区委工作。“做外宣,工作稳定,离家近,女孩子嘛,不想太折腾”。

作为一流高校的学子,选择“体制内”的工作真的可惜吗?他们又有怎样的体验?

北大硕士进街道办工作

北大硕士做街道办工作?外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上完顶尖高校就为了回到社区?总有人问楚芳冰“值不值”。

在北京大学求学时的楚芳冰

“怎么不值?我还要以十二分的努力做好这份工作。”楚芳冰语气坚定。她说,当年北大毕业生陆步轩卖猪肉,时任北大校长许智宏回应:“从事细微工作并不影响一个人有着崇高的理想,北大可以出政治家、科学家、卖猪肉的,都一样。”后来,陆步轩创业成功,捐助母校北大9亿元。

楚芳冰说,2018年,在选择定向选调生前,她根据北京大学安排,专门赶到银川市金凤区住房城乡建设和交通局挂职一个月,做乡村振兴外宣工作。其间,她见到了2013年北大毕业的宗立冬,他已是当地乡党委书记,还上了央视《新闻联播》。

楚芳冰从宗立冬身上看到了一种精神的感召。“学了书本知识后能为老百姓做些实事。”

楚芳冰做的街道办工作,尽管都是琐碎的小事,但件件都事关每家每户的冷暖。“我喜欢与人打交道,我确信自己工作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意义。”

清华北大毕业生进基层工作,楚芳冰非个案。

2019年北大就业报告显示,429人签约了29个省市的定向选调生和人才专项引进项目;2020届签约选调的毕业生人数创下新高。清华大学2019年通过定向选调入职基层公共部门的毕业生269名,而2015年时,此数据为150多名。

北京大学发布的就业报告显示,2019年校本部共有2822名毕业生与用人单位签订三方协议,超过四分之三的北大毕业生进入体制。

入职世界500强企业的学姐忠告

为啥选择“体制内”的工作?

“稳定当然是其中一个重要权衡,但不是唯一。”对于为何选择“国考”,毕业于中国海洋大学的菁菁说道。民企加班“996”,末位考核及35岁淘汰机制,提起来都令她不安。

箐箐坦言,参加“国考”前,她曾请教了多位入职知名民企的学长学姐。

一位入职世界500强企业的学姐告诉箐箐,自己学的是网络计算,以管培生身份入职,刚开始税前月薪1.5万元左右,刨去日常开销,每月下来几近“月光”,且周六加班是常态,“谈个朋友时间都不够”。随后该学姐升职主管,工资是涨了,但工作量翻倍,忙得像陀螺,每月还要付近万元的房贷。等她的职位升到部门负责人,拿到年薪60万+,可各种应酬已经“买断”她的时间。

有次过年回到老家,该学姐看到好几位在政府职能部门工作的高中同学,他们工作有尊严,生活有闲又不缺钱,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受到暴击。

学姐告诉箐箐,如果人生再来一次,她会老老实实选份体制内的工作。

学姐的遭遇只是个参照,做公务员的父母旁敲侧击的叮咛也让箐箐觉得“不孝有三,不考公务员为大”。加上今年新冠疫情影响,整体就业环境不容乐观,箐箐“挑挑拣拣”选了安全性更高的国考。

体制之门内外差距明显。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90501元,比上年增长9.8%,而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53604元,比上年增长8.1%。

“人都是趋利的,最起码‘牛奶面包’要有保障。”双一流高校硕士毕业的慕慕说。她的朋友圈里,至今还有人在晒深圳龙华区教育局招聘教师帖:“事业单位正式编制、落户深圳、全年带薪休假165天+”“有点钱、有点闲、有尊严不再是梦。”

“想发财,肯定不会选公务员。但在这里能体会到更多人生的价值。”楚芳冰说,她已于今年9月转正,所拿工资不敢跟入职华为、腾讯的同学比,但她做的工作,“有种被需要的使命感”。

到街道办工作后,楚芳冰经常与居民打交道

她的使命感,可能来自一社区老大爷办完业务的一声“谢谢”,也可能来自社区门卫送她一把自种蔬菜。总之,楚芳冰喜欢这份工作。

“稳定”背后 需要强烈的自制力

在常人看来,体制内的工作象征着朝九晚五、稳定、工作模式固定化,名校毕业生进入体制内,是不是就变得缺乏冲劲,变保守了?

“我已定下未来5年规划。”箐箐说,她是2021届毕业生,如果顺利考入公务员,未来1年,顺利完成从学校到岗位角色转变;未来3年,制定中长期目标,达标岗位要求;未来5年,从实现短期目标到实现中长期目标转化。

“在体制内想把工作做细做扎实,远非想的那么简单。”对于目前的工作,楚芳冰感慨。

2020年春节返郑首日,她就接到下沉社区排查住户的指令,套上红马甲便开始工作。楚芳冰说,当时防护服有限,能抵御病毒的只有口罩,在挨家挨户排查时,她心里确实害怕过。每天走访完再一一统计入电脑,等到忙完,经常是晚上10点左右了。

排查的硬骨头是遇到外籍住户,总要一遍遍解释,生怕对方没理解政策;也有遇到不理解的住户,大声呵斥不配合登记。

慕慕坦言,体制内不随便裁人的“稳定”性,也恰恰易让人感觉是“温水煮蛙”,养成“熬点下班”的偷懒习惯,“这就需要强烈的自制力”。她一直努力“把工作做得更专业。比如写稿件,尽量在高度和宽度上不断提升,进行有深度的思考”。她认为,无论工作或生活,思考是最重要的。

体制外就业环境需优化

“奇怪的是,大家谈的是钱、级别、安全感,很少有人谈理想、谈梦想,更像是40岁以上人士的择业观。”当名校毕业生扎堆考进体制内的新闻重上热搜,这句话成了获得点赞量最多的网友留言。

如何看待名校大学生挺进体制内这种现象?

河南省政府参事赵志正分析,首先不能简单地解析为体制内和体制外二元问题,这种现象需多维度考量。名牌高校毕业生补充进公务员队伍,对提高公务员素质,提升公务员执政能力都有很大益处。但还应客观地看到,目前大学生总体就业市场还需进一步激活,这样大学生择业才会有更多选择。

赵志正认为,人才往哪儿去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市场化就业大环境的趋向和真实需求。这说明,体制内的就业竞争力在加大,而体制外的就业机会在相对减少。

疫情对毕业生的选择也有很大影响 新华社发

如何平衡这种状况?

赵志正称,关键在于进行体制外就业环境的优化,提升体制外就业的性价比;同时,在大学毕业生人才培养质量上,还需增强其创新创业的能力,加大其市场适应能力。

“青年人应该有自己的主张,善于独立思考。”楚芳冰说,身为青年,应站在时代的高度重新反思,什么是一份适合年轻人的“好”工作。

【新闻1+1】

九成受访应届生今年找工作更追求稳定

中国青年报12月14日报道,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1509名应届毕业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0.9%的受访应届毕业生今年找工作更追求稳定。

调查还显示,从单位性质看,受访应届生最青睐事业单位(36.7%),然后是大型私企(35.3%)和国企(34.2%),接下来依次是国家机关(31.0%)、外企(28.4%)、小型私企(24.7%)等。

进一步分析发现,已签三方的受访应届生最青睐大型私企的就业机会,还在求职的受访应届生最青睐事业单位的就业机会;从学历看,专科学历受访者最青睐小型私企和国企的就业机会,本科学历受访者最青睐事业单位、大型私企和国企的就业机会。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