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的画虎村:开公司、办学校,直播卖画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袁纪伟 2020-12-17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袁纪伟 文/图)是乡村也是画院,是农民也是画家。民权县北关镇王公庄村,深藏于黄河故道腹地的偏僻村落,与山东相邻。上世纪90年代,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因村民画虎,逐渐远近闻名。该村1400多人,900多人从事与绘画相关的产业,其中,有中国美协会员2人,省级美协会员56人。他们的作品畅销海内外。王公庄年均售画9万多幅,年产值达1亿多元。

而今,互联网下的新一代画虎人,他们秉承老一辈的画虎技法,又不断创新,白天画画,晚上直播卖画,月入百万。他们早已不满足于谋生,如何传承画虎手艺,如何实现村民共同致富,是摆在他们面前的新课题。

直播卖画进账多,账号一度被封

12月11日下午四点,记者拨通王公庄村村民王建德的电话,这个青年画家却依然在睡梦中:“太困了,昨天直播卖画到今天凌晨五点。”

他的两层小楼,是家、是展厅,亦是画室。四百平方米的一楼大厅,气势恢弘,墙上挂满了装裱好的各类画作,地上堆放着一摞刚完工来不及收拾的作品。仅是三米多长的茶台,就摆放了两个,六米长的八虎图《八面威风》,正挂在茶台后方,八只老虎,形态各异,栩栩如生。

十四岁那年,王建德辍学在家,跟着村里的画家王建民学习画虎。那时,王公庄已经小有名气,村民们画虎卖钱,一幅画的钱,是种一亩地收入的好几倍。那个时候,村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家里孩子不上学了,先跟着村里的“四大虎王”或其他老师学习画虎。

中国画虎第一村

调皮捣蛋的王建德一开始并没有将画画放到心上。他跟同村的十几个年龄相仿的孩子一起,挤在王建民老师的培训班里,开始了漫不经心的学画之路。直到两年以后,他的四幅山水画居然卖了二百元钱,兴奋异常的王建德才开始专心学习画画。

从嫁到王公庄开始,楚言慧就跟着丈夫王建德一起学习画画。2018年,他们注册了抖音,短短两年时间,粉丝已达四十万,每次直播的收入,少则几千,多则几万。他们直播卖画以竞拍为主,一幅八个斗方的老虎头画作,起拍价五万。

靠着作画,夫妻俩实现了财务自由,画累了,就坐下来品茶,寻求新的灵感。偶尔,他们锁上画室,外出旅行,夫妻俩喜欢充满野性的边疆,奔放不羁的大漠孤烟,会让他们笔下的老虎更加威风。

王建德楚言慧夫妇作画

村里的古文化街的正中心,是青年画家赵全喜的展厅。夜幕虽已降临,零下几摄氏度的严寒也没有阻挡慕名买画的游客。一千平方米的展厅,不仅有画作,还陈列着虎头鞋、虎头枕等一些跟老虎能够紧密结合的乡村手工艺品。

“2018年,我们村的年轻人,靠抖音、快手直播卖画,就没有不赚钱的。”赵全喜说,“刚开始,我还没有当回事儿,谁会在网上买画?他们就不怕买到假画?”出乎意料的是,他发布了自己的第一件绘画作品,居然涨粉两万,再发布一个,又涨了两万,二十个作品发布出来,粉丝达八万多。

于是,他也开始了直播卖画,成交记录最高的晚上,交易额达到了六十万。有段时间,他的几个微信号因为交易金额巨大,只进不出,被怀疑是网络诈骗,一度被封号。

“忙的时候,没有时间睡觉,就靠在椅子上歇一会儿。虽然累,但是干起来觉得浑身是劲。从来没想过能挣那么多钱。”长期不规律的作息时间,让不到三十岁的赵全喜华发早生,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

“钱赚得差不多了,就想提升自己的艺术造诣了。因为忙着变现,大家的画作明显没有以前那么细致了。我要慢慢找回那种潜心作画的感觉。”赵全喜坚信,只要画得好,就能卖得好。

95后的“虎王”之子开公司办学校

“四大虎王”之一王建民的印象中,小时候每逢节日就跟着大人们在集市上挂卖老虎年画,有趣的是,他的爷爷画了一辈子老虎却没见过真老虎。王公庄村的农民画家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就是靠着师傅教,书上看,不断尝试的模式走到了今天。

王建民这一代画家,通过总结前人的经验,带领这个世代务农的小村落,走出田埂,放下锄头,拿起画笔,干起了“读书人的活”,也带领着全村人过上了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生活。

虎父无犬子,王建民的儿子、24岁的王玉龙从小耳濡目染画虎,父亲还会不定期地带他到动物园去看虎。真正刺激到王玉龙的,是他19岁那年,父亲带着他和六幅画去杭州谈生意,六幅画卖了120万。王玉龙震惊了,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一定要赶超父亲!

王玉龙从小练就的手持双笔作画

王玉龙去中央美术学院学习绘画,完成学业以后,又跟随姬淑文老师学习工笔画。充满书生气息的王玉龙,对艺术有了自己的追求。他们这一代,已不必为谋生而奔波,而要借助王公庄这个声名远播的平台,挖掘虎文化,钻研画虎技法,至于名利,都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今年,王玉龙回到村里,与几个年轻人一起创办公司,他不仅要卖好自己的画,还想帮着村里不擅长销售的村民拓宽销售渠道。

95后青年画家王玉龙在直播间讲解作画

如今,村民出路多了,画虎已经不是他们最好的出路,而且学画时间长,来钱慢,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学画画了。村里成名的画家,也觉得带学生耗费时间,不赚钱,更愿意把时间、精力投入到自己画画、卖画之中。

这让王玉龙非常担心,王公庄的未来,还是得建立在画虎的基础上。他要开办自己的培训学校,让王公庄的画画手艺传承下去。

让不画虎的村民也富裕

如今,王公庄正在走上一条以绘画产业带动新农村建设的发展路子。

2018年,王公庄田园综合体建设项目开始实施,镇政府自筹资金360万元,已完成了对王公庄村的整村规划设计。每个农民画家自筹资金三四十万元,在原来房址基础上,改造成彰显虎文化、特色建筑风格的以文创、民俗、民宿为底色的民居。

画虎的村民已经富裕起来,剩下的村民怎么办?北关镇党委副书记刘炎表示:“仅是搞字画装裱的,村里就有二十多家。而发展乡村旅游,也能让不会画虎的村民富裕起来,从而达到全村的共同富裕。”

如今的王公庄,经过十余年的建设,亭台楼榭,鳞次栉比,古典民居,朴素典雅,石桥横卧,清溪流淌,粉墙黛瓦,古色古香,置身其中,宛若江南。村头的游客接待中心,已经修缮完成,旁边的村史馆,也是村里的艺术中心,整洁白净的展厅内,展现了几十年来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前来王公庄参观慰问的辉煌历史,展示了“四大虎王”“四小虎王”“小虎队”的代表作品。

慕名而来的游客,前来洽谈的客商,让民权县的商人张辉看到了“虎文化”所蕴含的发展机遇。通过政府的招商引资,喜欢老虎的张辉几番考察,决定全盘接手王公庄村的乡村旅游文化建设。

“正在准备搞一个王公庄春节嘉年华,已经规划好了,来参展的商家也对接得差不多了”。张辉要把摊位设在村民家门口,让村民实实在在地看到农村的传统小吃、传统手工艺品,都是可以卖钱的。

张辉觉得,现在的王公庄,并没有游人如织的景象,要让村里先热闹起来,春节就是最好的时机,乡村旅游跟村民画虎一样,只要大家看到能赚钱了,就会主动地参与进来。

张辉介绍,春节嘉年华之后,王公庄还将通过公益文化活动、文创、文化集市、乡村疗愈等方式,让更多的人感受到传统文化的滋养,让更多的人用画笔记录和表达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关系,让每一个人在王公庄都能“诗意地栖居”。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