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漂泊的你:今年春节不回家 乡愁加入购物车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见习记者 许度寒 2021-02-04

  倾听乡愁

  1月23日,由河南青年时报、河南省青少年全媒体中心共同发起“春节·乡愁”留言征集活动以来,3.5万余人次参与互动,无论是在外豫籍青年,抑或是在豫外省青年,纷纷借此表达各自记忆中的春节、年味与乡愁,留下与家乡、与亲人的甜蜜“情”话。本报节选网友留言以飨读者。

  网友“孔磊”

  爸妈包的饺子,炸的鸡块、鱼块、酥肉、萝卜丸子……每年都有,样样不缺,那叫一个幸福。在这些味道之外,我最怀念的,还有农村里独有的一些过年习俗和讲究:初一不能睡懒觉、不能叫起床、不能用剪刀、不能拌嘴,要不一年都不顺;开饭要放炮、压水要放炮、开车要放炮、初五前不能喝稀饭、走亲戚要放炮;大年初一要给村里辈分高的长辈、年龄大的老人拜年,父母要给自己本家辈分低的孩子发红包……这些习俗留在了农村,也留住了我们的根。

  网友“鲸落”

  加上今年春节,已是三年没有回河南老家。今年在南京,留在寄宿学校复习备考,准备要上考研“战场”。不同的春节,不同的地方,但有同样的思念。我也想回家,但想到父亲还要外出打工,就觉得很愧疚。很惭愧之前没有考上个好学校,学费又贵,还要让爸爸操心。所以要更加努力,才对得起父母呀。

  网友“纸飞机”

  这是我成为“社畜”的第一年,也是第一次在外面过年,心里有点五味杂陈。最近一次跟妈妈聊天,发现她头上多了一些白发,说来说去都是“我很好,没啥事”,不愿让在外的儿女多几分牵挂。小时候总想着仗剑天涯,后来只想待在妈妈身边细数年华。

  河南青年时报讯(见习记者 许度寒/文)近日,因多点散发的新冠疫情,全国多地发出非必要不返乡、就地过年、弹性休假的倡议。1月20日,国家卫健委又发文明确做核酸检测“返乡人员”的界定范围。过年回不去,亲情不能缺席,年味儿总要酿足。乡愁,是指尖小小的“购物车”,一“车”年货,满怀思念。本报本期撷取3位过年不能回家的河南青年,感受他们不一样的亲情与乡愁。

  丢不下的实验 放不下的奶奶

  

许立 24岁

荥阳人

  购物车清单:

  北京烤鸭

  许立盯着实验设备里的材料,仔细观察它们的反应,“嗡——”手机震了一下。点开,是爸爸发来的微信信息:“奶奶又进ICU了。”

  1月21日,农历腊月初九,中国科学院大学,24岁的本硕博连读在校生许立,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题。距北京700多公里的河南荥阳老家,有他牵挂的亲人;而此刻的手下,却是他无法中断的实验。怎么办?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看着天上明晃晃的月亮,他想起奶奶,在他印象中,奶奶是一个“馋嘴”的老太太。他又想起,自己来到北京后吃过的北京烤鸭,奶奶一定喜欢。他决定,无论如何,过年先寄几只烤鸭给奶奶和家人。

  20多年来,作为爷爷奶奶唯一的孙子,许立从未缺席过春节的年夜饭。除了例行的年夜饭,许立还要去爷爷奶奶家贴春联,去姑姑家洗窗帘,做全家大扫除等,似乎每个亲人都离不开他。

  

许立(右二)上初中时与家人的合影

  许立在北京读到博士时,奶奶已有些痴呆,记不清他的样子了。去年疫情长假,许立有半年时间都陪伴在重病卧床的奶奶身旁。他每天早上7点准时到奶奶家,做好早饭,看奶奶吃下,空闲的时间就陪她说话,或者放一些家乡戏、相声节目给奶奶看,一直待到晚上才回家。

  但即使如此的陪伴,奶奶还是总忘记许立。直到有天晚上,奶奶记起他,拉着他的手说“不让走”。

  那晚,许立就在小屋里的折叠床上睡下。当晚11:31,他在朋友圈写道:“奶奶现在特别爱睡,也常喊累、常忘事,午饭晚饭吃的什么都记不得了。但给她端饭吃还是会指着先让我吃,见我穿得薄了还是会喊我披上外套。奶奶做的手擀面,只用一点点佐料就很好吃。奶奶亲手绣了个大大的福字给我。”

  失业的“深漂”仍在逐梦

  

谭山 27岁

郑州人

  购物车清单:

  牛油果

  保暖内衣

  电动牙刷

  吸尘器

  “又快过年了。”出租屋里的谭山翻开手机,查了查银行卡余额,交完这个月房租,只剩两千八百元。他只能选择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寄回家,点开网购页面,他选了两箱牛油果、四套保暖内衣、电动牙刷和吸尘器加入了购物车。

  1月22日,是谭山来到深圳的第1025天,他从事互联网运营方面的工作,而1月22日,也是他失业的第41天。

  谭山没有可倾诉的对象,他说,成年人,要懂得控制情绪,“崩溃时,连一条朋友圈都不敢发”。

  谭山唯一的娱乐是和大学室友周哥喝酒。周哥求婚成功后的那天晚上,谭山问他,结婚后会离开深圳吗?“会吧” ,那天,他们喝到了深夜。

  失业后的第二天,他在家睡了一天。“如果是在家,我妈肯定上午8点就叫我起床了。”谭山心想。

  失业在家的日子,谭山越发想念妈妈叫他起床的早晨。他开始回忆过去。

  

谭山与父母的合影

  小时候的谭山功课门门考试第一名,爸爸一直把他当清华北大的苗子培养。被人夸得多了,谭山有些自负,后来成绩一落千丈,他跟家人的关系,一度降到冰点。

  大学毕业时,谭山暗暗发誓,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给家人看看,于是他来到了深圳。但现实并未如他所想。

  每周四7点30分,是谭山跟家人打电话的时间,面对着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他本想说说心里话,结果却又被自尊击退。他又想起曾经在家人面前立下的豪言壮语。

  网红助理想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夏蕊 26岁

  南阳人

  购物车清单:

  饼干

  燕窝

  护肤品

  冲锋衣

  夏蕊是名网红助理,工作内容很多,取外卖、熨衣服、拍照、修图、看行程、订机票以及安抚网红多变的情绪,总是待到网红睡去才能休息。

  1月23日凌晨5点,杭州,某网红公司,夏蕊终于腾出手给家人购买年货:给弟弟妹妹的海盐饼干、麦片、奶枣;给妈妈的燕窝、护肤品;给爸爸的加绒加厚的冲锋衣。

  与很多月光族不同,夏蕊这两年工作攒下不少钱,因为她忙得“没时间社交”,她不止一次给父母发了节日红包。

  虽然出身富裕家庭,但夏蕊很讨厌别人说她是“有钱人”,她总辩解“钱是我爸的,不是我的”。因为工作踏实认真,她被涨了两次工资。

  夏蕊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她从小就被妈妈教育,“当姐姐的首先要照顾好自己”。

  她很让人省心,没有过叛逆期。

  夏蕊嘴上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没关系,没关系,我不介意”,其实她很介意,介意到有些自卑,这些话她从来没对家人讲过。

  她很想得到家人的重视,而不是一直作为弟弟妹妹的陪衬。所以她很执着地对待自己的工作,即使爸妈总劝她:“吃那么多苦干吗?回家有吃有喝不好吗?”

  工作后,夏蕊开始给爸妈转账,即使那些钱还不够爸爸出去请客吃顿饭,不够妈妈买件名牌大衣,但她感觉到,“自己在爸爸妈妈眼里变得不一样了”。

  

  南阳女孩夏蕊刚到杭州工作不久,父母带着幼小的弟弟去看她,一家人在酒店拍摄了合影

  她想再努力一点,或许不久的将来“自己也能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