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中老年网红:面对年龄和家庭 依然选择快乐和致富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豌/文 赵墨波/图 2021-02-04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豌/文 赵墨波/图)最近一个多月,经常凌晨两三点时,李曼丽还在被窝里拿着手机看抖音,边看边笑。李曼丽今年66岁,是郑州市惠济区古荥镇纪公庙村的一名环卫工人。她在看的抖音账号,是她和村中其他四名女性环卫工人一起演绎的“环卫五朵金花”。

  李曼丽是环卫小组的小组长,是“大花”。“五朵金花”中,“二花”宋雪妞年纪最大,今年已经70岁,52岁的“五花”程冬莲,比其他“金花”都小了10多岁,成了“小妹妹”。

  连续更新近两月,“环卫五朵金花”收获粉丝7000余名。1月21日当天更新的视频意外登上同城热门的视频,5天内播放量达250万,点赞2.1万。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6月,50岁及以上网民群体占比,从2010年底的5.8%增长为22.8%,互联网连续向中高龄群体渗入。同时,我国农村网民规模为2.85亿,比2010年底增长1.6亿。

  像“环卫五朵金花”这样的乡村中老年网红,正在宣告,世界不只是年轻人的,也不只是城市的。

  扫把当道具 唱歌跳舞拍段子

  让李曼丽看得激动的视频中,她们的服装是橘黄色的环卫工服,有的已经褪了色;道具是日常用的大扫把和从不同村民那里找来的头花、丝巾、花环;说的是方言。拍一个视频,几乎没有太大的成本。

1月27日,“金花们”在马路上拍摄相亲故事短视频

  “金花们”拍的第一条视频是对口形演绎歌曲《酒醉的蝴蝶》。第一次上镜,所有人都不适应。“一开始都放不开。”李曼丽说。宋雪妞生活里是个活泼爱说的人,一见镜头,却不知道怎么动、怎么说话了。“太难了,第一次拍完我都不想拍了!”

  郭桂梅再有三个月就65岁了,她扮演的“四花”有时候要扮“丑脸”,一开始同样放不开,“也觉得一把年纪了,不好意思”,不过和大家一起玩得开心,也就努力去演绎。

  现在“金花们”只要有时间,就会凑到一起,研究研究拍视频。“平时没事儿我们就看,看哪里演得不好。”李曼丽说,“两个月前俺们都还不知道啥是抖音嘞!”

  “我上到小学就不上了,得去干活挣工分!”宋雪妞说,这么多年来,她和大多数乡村妇女一样,囿于厨房与农田。

  事情在2020年发生了变化。大约2020年8月,李曼丽的朋友王峰想尝试拍抖音。49岁的王峰厨师出身,也做生意、开公司,他找到了爱唱戏的李曼丽,让李曼丽找几个环卫小组里的姐妹,凑到一起“玩玩儿”。他还找来自己本家的弟弟强仔,担任“金花们”的导演,负责日常的拍摄。

  “有时候我刷着啥唱歌跳舞的视频比较火,也会让她们看看,模仿模仿。不过大部分都是看阿姨们自己想拍啥,我们就给她们拍。最近开始做点有剧情的,但也都来源于生活。”强仔说。

  比如上了同城热门的那条。在这条视频中,下班点名时,大家发现“四花”不见了。姗姗来迟的“四花”解释,为了方便大家在路边吃饭,自己去买小桌子了。“大花”问:“小桌呢?”“四花”手一摊开:“老贵,没买!”所有人哈哈大笑。

  “四花”郭桂梅去买小桌子确有其事,不过因为纪公庙村及附近很多拆迁工程,郭桂梅在附近转了一圈儿也没买到。“我就是把这个故事稍微改改,加上一点剧情。”强仔说,“以后还想多拍点环卫工人的生活。”

  是娱乐也是致富 每月增收两千多元

  不同于“金花们”的“团体作战”,民间艺人杨玉领则是一个可以“单打独斗”的中年网红。

  55岁的杨玉领是商丘市睢阳区临河店乡杨楼村人,快手上自称“老木易”,会吹唢呐、拉二胡、吹笙、唱豫剧……粉丝达18.5万。

  他拍视频,是受儿子杨献伟影响。2016年,看到短视频平台“快手”很受工友欢迎,曾是民间艺人的杨献伟,辞职从上海返乡,以“木易阿伟”这一身份,在快手上活跃了起来,截至目前有248万粉丝,同时也带着自己的家人和村民一起拍视频,既是娱乐,也是致富。

  杨玉领一开始是时不时出现在儿子的视频里,出现得多了,不断有粉丝认识他。2018年下半年,“老木易”上线。“现在还开始玩微信、看今日头条,感觉全国各地、世界各地的消息都知道了!”杨玉领说。

  来邀请杨玉领去演出的人也多了。“有的结婚了就叫我去演出,差不多一星期能演一次。”这也让杨玉领每个月增收两千多元。

  不仅如此,因为拍的视频被更多的人看到,杨玉领和一位分别30年的故友又重新联系上了。“他看到我的视频了,就来联系我,我们还经常打视频电话。”杨玉领特别高兴。

  已经拍了一两年视频的杨玉领,服装和道具很普通,用的都是家里的工具,衣服也是平时穿的,有时随手抓起铁锹就能挥着来一段武戏(如下图)。“就是拍点生活里的事儿,也让村里人都高兴高兴。”杨玉领说。

  

  起初,学拍摄技术这件事,对“老木易”来说有点困难。一开始操作不熟练,经常一不小心点错了,刚拍好的视频就没了,还得重拍。“不过慢慢练练就好了,现在镜头啊啥的都多少懂一点,也会剪辑。特别专业的咱不会,就是用那(快手)上面自带的(软件)剪。”杨玉领说。

  自己有号,自己会拍,自己会演,杨玉领也上瘾了,尤其是最近农闲时候,他每天都坚持拍。

  中老年短视频领域仍有发展机会

  说起为何要选择中老年人作为拍摄对象时,王峰说:“年轻人弄的账号很多了,竞争不过,我对农村比较了解,也喜欢正能量的东西,就想找纪公庙村的环卫工人,讲讲基层故事。主要也是让老人们找个事儿开心开心,让她们玩玩!”

  与王峰一样,省内粉丝千万量级的抖音大号“张若宇”,也把镜头对准了中老年人:自己的妈妈和姥姥。他的抖音号以拍摄家庭生活为主,内容诙谐有趣,自己的妈妈“燕子女士”和姥姥“陶女士”也成了粉丝喜爱的网红形象。

  

“张若宇”抖音账号截图

  最初,“张若宇”账号本来是走颜值、音乐路线。2018年,“张若宇”账号发布的第一条短视频,是他侧脸唱歌的内容。时隔多月后,一个偶然被妈妈“燕子女士”嫌弃的视频,收获60万点赞,改变了他视频创作的走向。

  “张若宇”商务经纪人凯凯,任职于南方一家专注于网红商务经纪服务的公司,他介绍,自己所属的公司,一共为100多位抖音达人服务,而像“张若宇”这样走全家路线、有中老年角色出演的网红账号,不超过5%。凯凯也提到了公司服务的另一位抖音网红“冲浪达人阿怡”,视频内容是一位90后的孙女拍摄50后的爷爷的日常,账号圈粉800多万。

  “其实像若宇这个类型,在抖音都不太多,这个板块可能目前还不是特别庞大。当然现在可能很多人已经在拍摄,不过没有和我们公司合作。”凯凯说。

  以后能不能做好?“五朵金花”不知道,她们还是觉得要先玩得高兴,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

  但年龄和家庭的残酷还在那里。

  之前,“五朵金花”组合里最大一位,已经76岁了,不过后来家人因为她身体不好,把她接走了;而另一位金花,因为孙子还小,需要带,也不得不暂时离开。

  而“老木易”最近一年几乎没直播过一次,一方面是涨粉比一开始难了,直播间的人数也从几百人下降到百十号人;另一方面,儿子杨献伟还有儿子的喜剧班带出来的村民网红们,平常都要直播。“我就不去抢流量了,就去他们不同的直播间串串,露露脸。”

  “其实好多特别红的账号,也都是过一段时间就不红了,很正常。”杨献伟说。他觉得,自己的号,还是要玩得开心,保持平常心。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