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影版《唐宫夜宴》幕后的袖珍演员:我们凭本事吃饭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豌/文 赵墨波/图 2021-03-30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豌/文 赵墨波/图)“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三二三四……”

  听着“大师哥”马锋喊的节拍,河南精灵梦皮影戏艺术团6个身高不足1.5米的青年皮影戏演员,正在后台操控着三个《唐宫夜宴》舞者形象皮影。

  他们两人一组,分别手持连接皮影各个活动关节的木质操控杆,一个负责操控头部和腰身,一个负责操控腿脚。配乐响起,演员们手指翻动,几根操控杆来回移动,由好几块牛皮拼接而成的人形皮影随着节奏扭动了起来。

  惠济区非遗项目豫东李氏皮影第五代传承人、团长李赛用手机拍下了这些画面,并于3月4日下午在微博发布时长约两分半的皮影版《唐宫夜宴》视频,后来获得人民日报、中国日报、河南博物院官方微博等多家媒体转载。

  这些“袖珍人”皮影戏演员,也逐步走入大众视野。

  平均身高1.3米 一天能演几十场戏

  “您好,里面有皮影戏,现在买票就可以观看!”建业大食堂旅游区中,一块红底白字写着“皮影戏苑”的招牌下,马锋身着天蓝色传统长衫,满脸笑意向门前往来的游客介绍,说话中气十足又抑扬顿挫。

  今年30岁的马锋在团中年龄最大,被大家称为“大师哥”。但仅从外表看,身高1.5米左右的他,很容易被误认为是十几岁的少年。

  忽略奇怪的眼光,有游客感兴趣,马锋就把人往门里引。

  一道门锁安装位置偏低的木头门后,是一个面积100多平方米的空间,那里就是“袖珍人”的皮影世界。

皮影版《唐宫夜宴》

  这个皮影世界由李赛和马锋为“袖珍人”皮影戏演员打造而成。“袖珍人”是社会上对侏儒症患者的一种称呼。根据医疗媒体丁香医生信息,侏儒症,指的是患者身材矮小,但智力正常的一种疾病,主要是由于生长激素分泌不足导致的。

  李赛和马锋很理解“袖珍人”在社会上的多种困境。在皮影世界,不仅面向“袖珍人”的教学、食宿免费,“袖珍人”每月还能获得3000~5000元不等的收入。艺术团名为“精灵梦”,正是寄予他们对“小人儿”的期待。如今,这里有十几位“袖珍人”皮影戏演员,平均年龄24岁,平均身高1.3米。

  这里的皮影戏演出台,要比一般一米多的演出台低一些,只有60厘米高,在这样的后台操控皮影,团员们不必把手臂高高举着,可以省上不少力气。在皮影戏制作间中,雕刻工作台所使用的桌椅也偏小、偏矮,都是大家到市场里试到合适的之后才买回来的,演出所用皮影也由团员们在这里分工雕刻而成。

  工作之外,大家一起住,一起运动,马锋还是厨师,负责大家的一日三餐,遇到节假日,还会请大家“点菜”,点什么他就做什么。

  就在这样的工作条件下,“袖珍人”皮影戏演员们,周一到周五主要以制作皮影、排练剧目为主。而在周六周日,游客较多,需要所有演员轮番上阵演出剧目。《武松打虎》《荷与龟》等经典剧目轮番上演,每个剧目20分钟左右,只要有人买票就立刻开演,一个观众也要演,一天能演几十场。

河南精灵梦皮影戏艺术团团长李赛(右一)与团员在后台排练

  "过去受到的歧视,让我们坚强"

  作为家族中唯一患侏儒症的人,李赛的演出及教学经验,都要从零学起。

  因为手小,在练习操控皮影操控杆时,杆子长,手小造成稳定性差,尤其在遇到单手多杆同时操控时,要练习到和他们口中的“正常人”一样地灵活自如,难度更高。

  力气小也带给他们诸多困扰。在一张张半透明质感的纯牛皮上雕刻,本就费力,遑论皮影制作中还有许多如女性首饰、人物头发等精细的纹路;准备演出时,一个身高正常的人一趟能搬运的道具,对于“袖珍人”而言,则需要两三趟才能搬完;一场20分钟左右的戏下来,他们往往累得满头大汗。

  “那你们是不是就是‘蚂蚁搬家’?”听到这个问题,马锋笑了,看不出10年前他还是一个极其内向的男孩,“配音、画稿、雕刻、着色……都得从零开始,跟西天取经似的,九九八十一难都得尝试。就是一个字:练。觉得人家的方法好,就去问、去看,看完了就自己回去反复练。”

团员反复观看《唐宫夜宴》皮影人物细节

  除了练习上的苦,挡在他们面前的还有他人的眼光和质疑。

  2015年,22岁的李赛和24岁的马锋来到郑州创办精灵梦皮影戏艺术团。刚开始找场地、谈合作,合作方一看,怎么是个小孩?小孩能不能行?一连串问题嘀咕完,合作就没得谈了。有时,对方如果提前知道他们的情况,干脆不见。两人吃了不少闭门羹。

  在招揽观众时,他们和团员也常被游客当成小孩子、童工,其中还夹杂着一些不怀好意的议论。

  创办艺术团前,马锋在听完李赛的想法后,对李赛说,要打算开始的话,一年甚至两年都得撑着,如果能坚持住就干。

  “咱真的想好了吗?咱要想好了最好最坏的打算,就无所谓了。”马锋问。李赛肯定地说:“办!”

  当时两个人说好了,接下来的一路上必须面对问题,解决问题。“首先我要给自己自信。自己要有底气,做好准备,先过了自己这一关。当然也因为没有别的办法,不出去谈哪来的资源?哪来的收入?哪来的发展?”李赛说。

  “你看着我心态好,其实并不好,但是我不轻易表现。虽然个子小,但咱毕竟不是小孩了,还是成年人对吧?苦不苦、累不累、有啥事,自己知道就行了。”马锋脸上还是挂着笑,“我们过去在社会中受到的歧视,让我们足够坚强。”

  把皮影戏当事业 “只求一个尊重”

  随着制作皮影戏的时间越来越长,不论是李赛、马锋,还是其他团员,对不友善的眼光和言语都会直接忽视,遇到特别不礼貌的人,也只是“给个眼神,让他体会”。

  更多时候,李赛和马锋带领所有团员钻研皮影戏的传承、创新与发展。在四大名著等传统剧目的基础上,他们也以皮影戏的形式,推出了小学生绘本戏、《熊出没》等童话剧。如今积累下各种常演剧目二三十个,平均每年创排五六部戏,每部戏都在20分钟左右。

  皮影版《唐宫夜宴》是一次新的尝试。想法是在李赛看完河南春晚节目《唐宫夜宴》之后突然闪现的。“我想能不能和皮影结合起来,加上形式的创新,可能能让观众更容易接受一些。”李赛介绍。

  说干就干。全员上阵,先对着视频制作人物形象皮影。李赛选定了三个人物形象,两个侧面,一个正面。仅这三个皮影形象,所有人加班加点制作了一周时间。

皮影戏艺术团团员在后台雕刻皮影

  考虑到舞蹈动作复杂,李赛在《唐宫夜宴》人物皮影的腰、腿、脚处都增加了关节,有一个皮影最多装了17个关节,而一般的皮影关节则在11个左右。为了呈现出飘逸之感,李赛也放弃了牛皮制裙,改以纱制裙。

  然而,全团没有人有舞蹈基础,怎么演?

  办法就是反复看视频。每个演员都把视频看了几十遍,然后每两个人操控一个皮影,六个人排练了一星期,实在不会操控的时候,还会自己用身体先模仿,感受关节活动,然后再操控。正式拍摄时,马锋还充当节拍员保证节奏准确。

  舞台追光怎么模仿?李赛想到了手电筒。手电筒射在舞台幕布上形成圆形的光圈,形如追光。

  一番折腾,才有了皮影版《唐宫夜宴》。目前,李赛也正在和郑州歌舞剧院商谈版权的问题,后续还将考虑制作一批周边售卖。

皮影戏艺术团的相关文创产品

  “以后希望能加强剧目的创新,融入声光电等高科技元素,更好地传承皮影戏这一传统文化,同时也要多结合热点IP,既要埋头做事,也希望能让更多人看到我们。”李赛说。

  李赛希望“更多人看到”皮影戏,对于自己这个“袖珍人”,他则希望人们不必过多关注。他正在思考建立一个融合皮影制作工坊、演出厅、工艺品展示馆等多个场所的综合性基地,让更多的残疾人能加入进来。

  “不用可怜,也不必高看,只求一个尊重。我们凭本事吃饭,希望观众买票是冲着我们的手艺、冲着皮影戏这门艺术来的,觉得好就看,觉得不好就不看。我们对自己的定义就是一个做艺术的,一个自食其力的手艺人。”马锋说。

责任编辑:夏赛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