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人在新疆:采棉机省时又便宜 要把棉花一直种下去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弯文奎 2021-04-08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弯文奎)3月24日,H&M集团发布声明称,他们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原材料棉花。这一“抵制”遭到各方批评,我国外交部、商务部集体发声,驳斥其无端的污名化行为。

3月27日,国家棉花产业联盟发布声明,坚决反对任何污名化新疆棉的行径,坚决反对基于谎言和虛假信息排除新疆棉花及其制品的行为。

世界棉花看中国,中国棉花看新疆。无论是棉花种植面积还是棉花产量,新疆都在中国棉花领域占举足轻重地位。

采棉工真实的工作场景什么样?中国棉纺行业受此事件影响大吗?棉花市场未来走向如何?

采棉故事——

饭菜会送到地头 有时还有西瓜

每年8月开始,新疆万亩棉花逐次盛开,成千上万的采棉工,背起行囊,从千里之外走进新疆,开始一年一度的采棉。

45岁的张海华曾是千万采棉工中的一员,回忆起多年前的采棉经历,她仍怀念那段时光。

张海华家住周口市扶沟县柴岗乡袁楼村,平时靠和爱人在县城打零工挣钱。张海华告诉记者,那时老家很多人都去新疆摘棉花,说很挣钱,她也想去试试。

2013年8月,张海华随邻村的10余个村民一同赴疆摘棉花。

经过两天一夜的路程,一趟K字开头的火车将张海华从郑州带到2800公里之外的新疆吐鲁番。到达后,种植户派车将他们接到目的地鲁克沁。

“第一年去,感觉可开心。”张海华说,自己是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还在当地过了中秋节,与新疆当地人相处得很好。

2014年秋,河南籍采棉工在新疆新湖农场采棉

每天早上6点,天还未亮,张海华就起床吃饭,然后下地摘棉花。“走的时候天还黑着,走到地,天都明了。”他们乘坐农用拖拉机,从住处到棉花地要半小时路程。

摘棉花,是项技术活。张海华说,每个摘棉工都拿一个空化肥袋,两边绑上绳子,再往腰上一系,摘起棉花来节省时间也省劲,人走哪儿,袋子就到哪儿。袋子上还要标注自己的名字,等到晚上收工后统一过秤。

张海华称,采棉工采棉时,会提前划分区域,一人负责两垄,从南到北沿着棉花摘过去,全凭手速,手快就摘得多。“棉花白花花的,不是一朵一朵地摘,有时要两只手一抓一大把。”

到了中午,种植户会将饭菜送到棉花地头,有时还会有西瓜。直到下午6点多,在种植户的一再催促下,采棉工才从地里走出。张海华说,大家千里迢迢出来打工,都想多摘点棉花、多挣点钱。

每天结束采棉工作后,种植户都会对每个人摘的棉花称重。“一公斤两块钱,一个人平均一天差不多能摘100公斤,这样下来,一天能挣到200元。”张海华说。

干一天活,回去后吃过饭,一群人坐在床上,唠唠家常,虽说身体累,但心不累。

这次50多天的采棉之行,张海华挣了一万多元,返程时种植户还给报销车费,她觉得出来得很值。

与张海华相同,周口市商水县魏集镇夏寨村的莫红艳也是众多采棉工队伍中的一员,她从2012年到2014年,连续三年去北疆采棉。据她回忆,那时在新疆采棉的河南采棉工有几十万人。

莫红艳说,他们早上走两三里地到棉花地,一天都待在地里。“走的时候有星星,回来也有星星,虽说累点,但人相处得好,干活也高兴。”

莫红艳身子板小,体重90多斤,有时摘的棉花自己扛不动,周围的采棉工都会上前帮忙抬上车。

在北疆,莫红艳待了两个月,其间换了不同的地方,遇到雨天一群人就在屋里歇着聊天,两个月下来,挣了一万多元。“去了一年,感觉挺不错,一天挣200多元,就连续去两三年。”莫红艳说。

除了采棉工,深入新疆棉田的还有作家阿慧。2014年10月,阿慧远赴新疆采棉区,深入采棉大军,与来自河南的采棉工同吃同住同摘棉,采访50余人,写下6万多字的书《大地的云朵——新疆棉田里的河南故事》。莫红艳就是阿慧书中的一员。

图为作家阿慧(左)与采棉工在地头吃午饭

阿慧在《大地的云朵——新疆棉田里的河南故事》中记载:“所有的花都不一样。”虽说都是为了“抓钱”,但出发点有所不同,有的为了盖房,有的为了攒嫁妆,有的为了经济独立,有的为了看世界。

河南籍种植户承包2000亩地 机械化种棉花

采棉季,除需成千上万的采棉工外,还要有联络人,即领工,他们是采棉工和种植户之间的纽带。

2012年开始,家在河南封丘的于天虎开始担当领工的角色。那年农历八月十五,于天虎带着67个村民进疆,由于女工较多,为了方便管理,他把妻子也带上了。“50多天,手快的能挣一万多元,手慢的也能挣6000多元,俺媳妇也去了,挣了8700多元。”

“我做饭、送饭、称重。”于天虎负责后勤,每天早上3点多起来做饭,等晚上10点多工人们回来,还需要提前准备好饭菜,要忙到晚上11点多才能休息。

于天虎坦言,前些年摘棉花,确实能挣到钱,但最近几年,随着机械化的普及,新疆大多地方都使用摘棉机,人工需求量下降很多。

这一点也在新疆棉花种植户刘强那里得到了证实。刘强是周口扶沟人,从小随父母落户新疆北疆地区的昌吉市,从父辈起,他们家就承包土地种棉花。

2000年后,刘强从父亲手中接过接力棒,开始管理棉花种植。每年7月底,他都会提前将用工人数报给于天虎,为即将来临的采棉季做准备。

承包的2000亩土地,刘强选择种植新陆早84号、惠远720号等棉花品种,这些品种的棉花长势强、整齐度较好、较早熟、不早衰、吐絮畅,非常适合在新疆早熟棉区种植。

每年4月,是棉花下苗、育苗期,刘强都会雇少量工人帮忙干活,“种棉花是机械化,施肥是滴灌技术。”刘强说,一年只种一次棉花,一直到10月,开始大规模采摘。刘强告诉记者,一亩地棉花产量是300公斤到400公斤,早些年采棉机没普及时,2000亩地的棉花需要40名采棉工才能摘完;2015年后,大面积使用采棉机,只需四五个工人帮忙装卸棉花。

刘强说,南疆地区多为农作物套种棉花,人工采棉居多;北疆地区作为产棉区,几乎都为机器采摘,效率高。

采棉机在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的一处棉田进行采收作业(2020年10月23日摄) 新华社发

刘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机器采摘一亩地棉花费用是180元,如果人工采摘,一亩地的成本少则600元,多则800元,“一公斤棉花人工采摘成本两块钱,采棉机更便宜”。此外,用采棉机更节省时间,采棉机一个半月就能结束采棉季,但人工采棉,至少用时两个月时间。

据《新疆日报》3月31日消息,今年新疆将继续推进农业生产全程全面机械化水平,计划新增机采棉面积160万亩以上,棉花生产全程机械化率可达88%。2020年新疆棉花机采面积达2817.61万亩,今年新疆机采面积有望突破3000万亩。

如今,刘强一家人计划把2000亩棉花地一直经营下去。

产业走向——

棉花期货波动 多重因素叠加

4月1日,中国棉花协会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棉花价格指数(CC Index3128B)为15237元/吨,较上月初下降1306元/吨。

弘业期货分析师王晓蓓介绍,4月初,棉花期货最活跃的CF2105合约收盘价约为14890元/吨,与去年同期相比价格有所上升,不过与三年前相比价格下降。

“2019年,中美贸易关系紧张,在棉花相关领域,双方通过对棉花、纺织制品互加关税等措施进行制裁以及反制裁,导致国内纺织品服装出口预期大受打击,棉花期现货价格走跌。”王晓蓓说,棉花期货价格波动,整体呈下跌趋势。

此外,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新冠肺炎暴发,影响棉花下游需求,加之宏观经济不佳,棉价进一步走跌。但是,随着新冠肺炎的控制以及经济的复苏,棉花下游需求亦呈复苏走势,棉价从去年第二季度低位回升,震荡走高。近期,欧盟借机向新疆棉发难,棉价再次回落。

棉花期货价格持续波动,对棉纺织产业链上企业有何影响?

王晓蓓介绍,棉花价格的剧烈波动十分不利于棉纺织产业链上企业的发展,尤其是在价格下跌阶段。

“从购买棉花(原材料)到产品产出要经历较长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棉花以较高的价格购入,在还没有变成产成品流转出去之前原材料价格走跌,意味着以较高的价格买入原材料,但以较低的价格卖出了产成品,容易造成企业盈利下降甚至亏损。”王晓蓓分析,此时,如果能够合理利用期货市场对原材料进行套期保值,将有效避免原材料价格下跌对企业造成盈利大幅下降的风险,而在棉价上涨的过程中,对相关企业十分有利。

王晓蓓分析,一般情况下,棉价长期大幅走跌对终端产品价格有一定的影响,会使产成品价格走跌,而棉价短期的波动对最终产品的价格影响不大。“从原材料到产成品经历时间较长,价格反应速度没有那么快,尤其是当下游消费没有明显下降的情况下,终端产品的价格就更难以回落。在2019年、2020年棉价走跌的过程中,产成品价格亦跟跌,宏观环境对产成品价格的影响甚至比原材料对终端产品价格的影响更大。”

袜子、毛巾等作为生活必需品,需求受原材料价格影响不大,即使在经济不景气时,其终端消费量受到的影响也较为有限。而服装类消费并非生活必需品,其受经济发展影响较大,在整体宏观经济发展不佳时,终端消费量会有较为明显的下降。相对地,服装类的消费对价格也略显敏感。

王晓蓓说,随着棉价的大幅波动,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其中,使郑棉期货更好地发挥价格发现、套期保值的功能,为企业良性循环发展保驾护航,做现货价格的风向标。

下游纺织需求旺盛 企业力挺新疆棉

新疆棉遭抵制,会对棉纺企业带来哪些影响?

济南顺风信息技术咨询有限公司长期从事皮棉行业,公司相关负责人马女士介绍,每年9月份籽棉开始采摘、加工,现在,新疆棉事件对棉纺产业链影响不大,市场比较平稳。

虽然受部分企业抵制,新疆棉出口受限,但马女士表示,中国每年进口棉量在200吨左右,棉花内需也很大,3月、4月是纺织旺季,用棉需求很大,此外,很多企业是订单式生产,对企业影响不大。

同样,中国棉花协会统计显示,2月份纺织行业向好趋势延续,目前多数纱厂订单基本都到了四五月份,而且利润也处在几年内较高水平。

3月28日,央视主持人直播带货销售新疆棉制品,介绍新疆棉花种植情况,获得网友热情支持,销售额超2000万元。

通过对18个主要棉花生产、消费省的100家棉纺织企业监测,中国棉花协会统计显示,随着国内外疫情控制好转,加上春节期间,全国各地推行“就地过年”政策,棉纺织行业提前复工复产,下游纺织需求旺盛,继续增加棉花原料采购量。其中,国内棉花现货价格保持上涨,今年2月,国内纺织需求和消费继续向好,在纱价大幅上涨的传导下,国内棉花价格继续上涨,纺织行业在春节前采购量大幅增加,春节后采购量小幅减缓。

作为棉花产业链的下游,纺织服装企业也纷纷力挺新疆棉花。据公开报道统计,已有10余家国产纺织品牌发声支持新疆棉花,其中包括安踏、美特斯邦威、森马、鸿星尔克、海澜之家等。

浙江布布为赢纺织品有限公司致力于国外市场,公司负责人崔先生说,曾有国外终端客户要求他们签订保证书,保证供应面料不是新疆棉,公司明确拒绝了对方。

“肯定支持新疆棉。”崔先生说,虽然公司订单受到影响,但不会放弃使用新疆棉。

新疆植棉意向增加 市场基本面长线向好

4月1日,中国棉花协会发布公告,重塑“中国棉花”品牌,组建中国棉花推广联盟,扩大“中国棉花”认证产品市场份额,促进新疆棉乃至国产棉的消费,提升中国棉花产业整体竞争力。

那么,新疆棉花的底气从哪里来?

中国农业科学院棉花科研所副所长马雄风说,新疆是中国最大的产棉区,2020年中国棉花种植面积为4754.8万亩,其中新疆种植面积为3752.8万亩。2020年,新疆棉花总产量达516.1万吨,占全国棉花总产量87.3%,新疆棉花面积、单产、总产、商品量、调出量连续27年居全国首位。

中国棉花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新疆棉花年产量占全球棉花产量19%左右。

为何新疆棉花种植面积大?中国棉花协会给出解释,新疆种植棉花,有非常好的天气条件,“新疆的气候、土壤条件适宜种植棉花,加上优质棉基地建设中,国家对节水灌溉、高标准棉田、良种工程、全程机械化等项目给予的政策支持,使新疆逐渐形成了以‘精量播种’‘矮密早栽培’‘膜下滴灌’与‘全程机械化’相结合的高产植棉模式,棉花单产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30%~40%。”

2021年2月,中国棉花协会进行了第二次2021年植棉意向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全国植棉意向面积为4569.87万亩,同比下降0.59%,较上期调查回升63.70万亩,降幅较上期缩小1.58个百分点。其中,新疆棉农植棉意向同比由上期的下降0.85%转为增长1.49%。

新疆植棉意向面积同比上期增加,中国棉花协会给出的解释为,2020年籽棉收购价格较高,补贴发放及时,棉农植棉积极性高。

对于未来棉价走势,长期从事皮棉行业的济南顺风信息技术咨询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马女士分析,前段时间,国外企业“抵制”新疆棉一事对棉花市场有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影响正在淡化,当前棉花市场基本面仍处于长线向好阶段。

责任编辑:夏赛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