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清空贷款额度”,驻马店小伙被骗23万余元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钢 2021-04-09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钢)4月1日,河南青年时报官方抖音账号“黄河微视”接到网友线索:驻马店正阳县一青年男子遭某借款App平台工作人员诈骗23万余元。

  接到线索后,河南青年时报·黄河微视记者连夜赶赴驻马店正阳县采访当事人,复盘其受骗经过,以警示广大读者。

  陌生来电:不清空贷款额度将影响个人征信

  4月2日,气温骤降,天空淅淅沥沥滴着小雨,驻马店正阳县傅寨乡尚营村29岁的鲁先生呆坐在院中,心情和天气一样阴郁。“那天也是这种天气”,回想起被骗的经历,他后悔得直挠头。

  鲁先生回忆,3月26日中午1点左右,他本来要和妻子一起去对门邻居家做客,刚出门便接到了一通电话。是个陌生号码打来的,归属地为河南漯河。“我一看是漯河的电话,想着可能是我认识的人,就接了。”

  “那人知道我的名字,还知道我在哪儿上的大学,他说是天星金融的客户经理。”电话那头,“客户经理”用急促的南方口音告知鲁先生,因为近期国家进一步规范了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他们要帮助之前在大学期间申请过网络贷款的客户关闭网贷平台账户,并且目前银监会已入驻公司,公司会在监管下帮他完成账户注销。该“客户经理”还称若逾期不清空贷款额度并注销账户,则会“影响征信”。

  在对方密集的语言攻势下,鲁先生在脑中快速判断了一下事情的真伪:“客户经理”准确地说出了自己的姓名和毕业院校;大学期间有没有申请过天星金融的贷款额度虽然记不清了,但大学期间确实用过小米手机(天星金融为小米旗下App);另外,他对国家层面禁止小额贷款公司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的报道也有印象。

  对方的说法和国家的政策对上了,鲁先生信了八成,他按“流程”加了对方的QQ,很快他通过QQ收到“客户经理”的工作证、身份证以及银监会的委托文件,并被拉入了一个名为“银监会监管中心”的QQ群。“群里加上我一共12个人,其中有一个还是银监会的工作人员。”看到了这些证件,鲁先生对他们的信任又加深了一些。

  

鲁先生曾被拉入一个名为“银监会监管中心”的QQ群 受访者供图

  在4个网贷平台贷款23万余元 转给诈骗者

  在接下来的QQ语音通话中,“客户经理”提出,为了节约时间,需要鲁先生通过QQ软件的一项功能,和他们“分享屏幕”,这样他们就能对鲁先生的操作做出快速明确的指引。鲁先生接受了这个要求。

  在对方的指引下,鲁先生下载了天星金融App,实名注册并绑定了银行卡。进入贷款页面后,平台显示他有5000元的贷款额度。分享屏幕之下,“客户经理”窥探到了鲁先生手机显示屏上的一切。

  “他让我把这5000元全部提现到我卡上,然后再将提现后的钱转到他们提供的中国银监会认证对接账户上,过一遍账后银监会再把钱返回到平台,这样操作后才能注销贷款额度。”到了转钱的节骨眼,鲁先生犹豫了,“我把钱转给你,你不给我转回来怎么办?”

  “请注意你的言辞,你是在怀疑我们是骗子吗?钱是转给银监会,不是转给我。如果出现问题,你的转账记录能查到账户信息,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对方言语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肯定和不耐烦。

  鲁先生在对方的语言攻势下,放下了心底最后一丝戒备。

  在转出5000元后,“客户经理”又提醒鲁先生:“我们后台监测到你的分期乐(网贷平台)也需要把贷款额度清空注销。”同样的话术,同样的操作流程,鲁先生分别在分期乐提现21888元、网商贷提现175390元、借呗提现29200元,先后4次向收款账户名为“刘晓兵”,开户行为中国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所谓“中国银监会认证对接账户”上转去共计231478元。

  

“客户经理”发给鲁先生的账户信息 受访者供图

  警方:有人专门倒卖银行卡进行电信诈骗

  如果不是母亲及时制止,鲁先生被骗的金额可能不止23万余元。

  “我妈知道他(弟弟)转走了23万(余元)后,整个人一下子就瘫倒了。”鲁先生的姐姐鲁娟在接到母亲的电话后赶回了家,这时鲁先生仍然坚信电话那头的“客户经理”不是骗子,直到他再也打不通“客户经理”的电话,又被踢出“银监会监管中心”QQ群才恍然大悟。

  “23万(余元),我们一个农村家庭要赚多久才能把这么一笔钱攒出来啊。”鲁先生在村里经营着一家超市,也是他和妻子两人唯一的营生,这23万的“坑”需要两年才能填上。事发后,当天下午4点,在姐姐、姐夫的陪同下,鲁先生来到了正阳县反诈中心报案。

  

鲁先生遭诈骗一事已被正阳县公安局立案 记者 李钢 摄

  经问询,办案民警了解到,这是一起典型的假冒网贷平台工作人员的网络电信诈骗案,涉案金额较大。通过经侦手段,民警了解到,鲁先生前后4次转账,犯罪嫌疑人都快速将钱转移,如今那个所谓“中国银监会认证对接账户”早已钱去户空。

  “他如果不是客户经理,怎么会那么清楚我的个人信息呢?”鲁先生仍然对电话那头的“客户经理”抱有幻想。

  凭借长久以来的办案经验,民警判断,鲁先生的个人信息早已被某些机构贩卖。“所有的电信网络诈骗,都是从个人信息泄漏开始的!”

  “我们有那个人的照片、身份证,还有转账记录,这样是不是就能查到那些骗子了?”鲁先生的姐夫武继功赶忙继续追问。

  办案民警经过甄别发现,这些身份证和工作证照片都是经过PS加工的,而那张账户名为“刘晓兵”的“中国银监会认证对接账户”的图片也是诈骗团伙通过黑市渠道购买来的。

  “我们前段时间还破获了一起贩卖电话卡和银行卡的案件,在黑市上,这一套卡能卖6000元。”民警透露,收贩电话卡、银行卡“两卡”的案件在全国范围内都有发生,诈骗团伙通过购买这些在黑市里流通的电话卡、银行卡实施网络电信诈骗,一旦转账成功后,这些花钱购买的“双卡”就会被弃用。

  此类案件全国频发 受害者多为年轻人

  事发后,鲁先生茶饭不思,“看到钱就有一种厌恶感,23万多元(贷款),支付宝光利息一天就得还一百多元”。在积极配合办案民警调查取证的同时,他也向天星金融、分期乐、支付宝等几个网贷平台发出了延期还款和减息免息的申请。

  鲁先生在网上看到,类似“注销网贷账户”“清空贷款额度”的骗局在全国频发,在微博和QQ中,被诈骗的受害人都成立了群,大家在群里互通信息,推进案件侦破;大家也互倒苦水,排解心中苦闷。

  来自江苏镇江,还在上大学的王鹏也是“清空学生贷款额度”的受害者。“远离诈骗,珍爱生命。”今年2月3日,王鹏在微博上写道。

  回想起事发当天,王鹏痛骂骗子无底线的同时,也对各大网贷平台颇有微词。“在网上借钱太方便了,用手机号就能申请出一大笔钱,钱还是秒到账,转账就像输入一串数字,没什么感觉。”王鹏说,如果监管机关能早点对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做出规范,他也许就不会走到如今这一步。

  河南青年时报·黄河微视记者在几个受害者群中了解到,其中刚毕业的大学生居多。2020年9月底,度小满金融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电信诈骗分析报告》中数据显示,从电信诈骗受害人的年龄特征上看,年龄最小的16岁,年龄最大的75岁,其中21~40岁年龄段的电信诈骗受害人数量占比达81%,电信诈骗受害目标人群明显呈现年轻化趋势。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