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淮阳27.2万天价摊位一个月只赚两三万?摊主回应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 2021-04-15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3月14日,阴历二月初二,河南淮阳。黑压压的人群潮水般涌向太昊陵广场102号摊位,几乎每个人都举着手机在拍视频。张雨被人群和手机围在中间,俨然一个正被粉丝围追堵截的电影明星。

  “张老板,如果赔了咋办?”人群中有人问。

  “没挣回本也不碍事,就算不赚钱,权当为淮阳做宣传了。”张雨的回答更像是应对媒体采访的“外交辞令”。3月7日,他在太昊陵庙会摊位拍卖会上,以27.2万的“天价”拍下了102号摊位一个月的使用权后,有摊主看到他“走出会场的时候腿都是软的”。

  “天价摊位”事件爆出后引发了大规模的讨论,网友们议论的焦点几乎都围绕“一个月后生意是赔还是赚”。4月9日,距庙会结束还有5天,河南青年时报·东风新闻记者再次来到淮阳太昊陵采访天价摊主张雨,看看他的“成绩单”。

  一天营收四五万 有人“赞助”塑料袋

  见到张雨时,他正吃午饭。一碗凉皮,两块自家销售的老式压缩馍,再配上一瓶绿茶是工作餐的标配。一顿风卷残云的狂塞后,他又进入了紧张的工作状态。离阴历三月初三庙会结束还有5天,他得利用好“冲刺时刻”。

  “压缩馍,压缩馍,小孩吃了上大学。”只有地道的河南话才能喊出这句话的韵味,张雨站在摊前喊话招揽着生意,慕名前来的顾客已经把102号摊位围了几层。

  和二十多天前相比,张雨更显从容,他一边忙着生意,还不时应付粉丝的合影要求。“庙会刚开始那两天,澳门、新疆、重庆、江西的好多网友都来找我。”这样的状况是他原本想象不到的,更让他意外的是,自己竟然从一个做生意的小老板成了全国“名人”。

张雨(右三)与慕名前来的顾客合影

  有了名人效应,“赞助”自然找上门来。淮阳当地一家地产公司,免费为张雨提供了装压缩馍的塑料袋。袋子上一面印着“27.2万,网红打卡淮阳特产压缩馍”的字样,另一面则印上了自家地产项目的名称和宣传语。对于这种双赢的局面,张雨也乐意接受。

  几位在淮阳当地粘地板砖的师傅也组团前来,他们提前写好一段广告词让张雨帮忙宣传。“粘砖师傅属淮阳,他能粘地能粘墙,能粘别墅和楼王,网友传递正能量……各位有粘砖需求的可以找这几位师傅啊。”对着手机屏幕,张雨为粘砖师傅做起了宣传。为表感谢,几位师傅一人买了几兜压缩馍。“做生意都不容易,相互帮忙呗。”张雨说。

  几天前,张雨还应朋友之邀,参加了一款知名男装的直播带货。“我在直播间上了一款原价48元、秒杀价1元的袜子,一共74双,真的是‘秒杀’,我都没抢到。”

  做了十几年传统生意的张雨第一次亲身感受到网络流量的强大,“断货”成为这段时间的常态。“生意好时每天能卖四五万块钱。”张雨透露,截至4月9日当天,摊位营业额已将近70万元,除去27.2万元的摊位费和一个月来16万多元的工人工资,应该还能赚一些。“具体赚多少还不知道,因为面钱、芝麻钱、油钱都没结算完。”张雨说。

  天价摊位热度不减 普通摊位生意冷清

  庙会接近尾声,与102号摊位的火爆销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压缩馍卖家门前的冷清。

  苏女士在太昊陵广场上做了多年的压缩馍生意,今年她以16.2万的价格拍下了相邻的四间摊位一个月的使用权,本想着好好经营,弥补一下去年疫情期间的损失,可现实却很“骨感”。“过了阴历二月十五(3月27日)庙会上的人明显就少了,现在有些人流也都被27.2万网红店吸引走了。”

  苏女士说,以她前几年的经验,庙会上的顾客基本上属于“雨露均沾”,每家的客人都很平均,但今年因为天价摊位,她家的生意冷清了不少。“人家到我们这儿一张口就是,你们是不是27.2万摊位,我们又不能骗人家,只能跟他们说那个摊位在那边。”苏女士说,因天价摊位的推动,今年的压缩馍获得了更高关注度,购买压缩馍的客人增加了。虽远不及天价摊位的生意,苏女士家的投入目前已经回本,“能赚五六万块钱吧”。

太昊陵广场,购买压缩馍的客人比以往增加许多

  说起淮阳压缩馍行业,陈和平这个名字始终是绕不开的。“现在这么多人干这个行当,可以说都是我带起来的。”回忆起当年创业的情景,49岁的陈和平唏嘘不已。

  1992年,陈和平开始在淮阳做起压缩馍生意,随着生意越干越大,他在原有老式压缩馍的基础上,又研制出了大芝麻、小芝麻、小奶油等新式压缩馍,这些品种的压缩馍也是如今市面上主要销售的几种。

  今年,陈和平以13万的价格拍下了相邻的两间摊位,虽然离102号摊位只有二三十米之隔,但生意状况着实一般。“我算了一下,阴历二月二十一(4月2日)才回本,就看这个周末和三月初一这三天的销售情况了,这几天挣多少就是赚多少了。”陈和平说。

  叫出27.1万的摊主:明年要夺回此位

  孙伟家的店铺东侧紧邻102号摊位,他在上方拉出条幅:“亲们,让叫出27.1万情何以堪!”他就是在3月7日摊位拍卖会上和张雨竞价到最后,喊出“27.1万”的那个人。

  “张雨对这个位置(102号摊位)势在必得,我如果不在27.1万的时候收手,喊到35万也不会到头。”孙伟称,102号摊位位于太昊陵的两个进出口之间,是客流首先经过的第一个摊位,在广场上属于“C位”,他和张雨对于这个摊位的争夺可谓白热化。

102号摊位是客流首先经过的第一个摊位,在广场上属于“C位”

  “从13万起就没人跟我俩竞争了,他喊到15万,我叫的18万,他叫的22万,我叫到25万后就开始以1000元为单位加了,最后我叫27.1万,他叫27.2万。”孙伟坦言,他在太昊陵广场上做生意七八年了,深知压缩馍行业水深水浅,27万对于并不算暴利的压缩馍行业来说已经到了赚赔之间的临界点了。“我如果再往上喊,最后就算拿到手里感觉也赚不了钱。”令人意外的是,张雨以27.2万拿下摊位后火了,销售盛况更是前所未见。

  因紧邻天价摊位,孙伟家的生意也不错,自黑自嘲式的条幅增加了不少路人缘,但是“第二名才是头号输家”的道理让孙伟早早下定决心,“明年这个位置我不会再放手了”。

  ◎对话

  天价摊位事件是哄抬摊位费的营销手段?

  4月14日(阴历三月初三)是太昊陵庙会的最后一天,在压缩馍其他卖家准备偃旗息鼓时,张雨却悄然来到了刚刚开始的太康县洪山庙会,在这里,他准备继续经营压缩馍的生意。而在抖音上,张雨靠着“淮阳太昊陵天价摊位”的话题每天拍视频、做直播,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吸粉4万。他计划,过段时间将试水直播带货,向全国粉丝推荐压缩馍、黄花菜、泥泥狗、布老虎等淮阳特产。

张雨(前)和大哥张强用手机和网友直播互动

  近一个月来,针对太昊陵天价摊位事件的讨论始终没有停止,针对网友的疑问,记者对话相关人士,寻求解答。

  记者:网友们很关心你这一个月来赚了多少钱。

  摊主张雨:截至14日收摊,总销售额达到了90多万,除去摊位费27.2万、人工费(50个工人,每人一天100元)、原料费(包括面粉、食用油、芝麻、电费)每天约1.7万等各项支出,我们估摸着盈利了两三万块钱。

  记者:生意如此火爆却只赚了两三万吗?

  摊主张雨:这个数据还需要细算,但是大差不差了,主要是今年庙会期间雨水多,我算了光下雨就下了8天,如果这几天不下雨那我肯定能赚不少。

  记者:很多网友质疑,这起天价摊位事件是主办方和商家联手哄抬摊位费的营销手段,为的是将明年的摊位费抬高,是这样吗?

  太昊陵广场办主任韩长峰:27.2万的价格其实很正常,并不算天价,我们之前还拍出来过30多万的摊位。

  摊主孙伟:过去能卖香的时候拍出过38万的摊位,但那时候没有抖音,没有微信,大家不知道这个事。这两年不让卖香了,压缩馍开始有起势,再加上微信、短视频的传播,27.2万摊位和压缩馍才火了,这在以前根本不算天价,所以大家根本想不到能火。

  记者:会不会担心明年的摊位费成本增加?

  摊主张雨:我估计会增加,因为大家都看到今年的效果了,明年如果有人想火,那他有可能花大价钱拍出天价摊位。

  记者:明年还会不会对这个位置势在必得了?

  摊主张雨:如果摊位费太高那我们就换个便宜的摊位,因为现在这么多人认可我,认可我们的压缩馍,我换到别的地方也不担心生意不好。

责任编辑:夏赛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