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遗嘱、登记器官捐献,00后开始规划“身后事”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张晶晶 2021-04-25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张晶晶)17岁的广州高中生李曦奕进行了器官捐献登记,她说,活着就要将热爱发挥到极致,死后帮助想活着的人活下去。

  21岁的杭州女大学生小金订立遗嘱,要把自己的存款留给外公外婆,希望他们过得好一些。

  00后已经在关心“身后事”。不可否认的是,老一辈对生死固有的认知已经无法俘获那些有个性的年轻人,他们刚刚触碰到成年的门槛,便迫不及待想要掌控对自己身体和财产的处置权。

  订立遗嘱、登记器官捐献的00后,究竟在思考些什么?

  开始规划“身后事”的00后

  A.遗体器官捐献:让想活着的人活下去

  点击同意在去世后进行遗体器官捐献按键的那一刻,20岁的湖北女孩邓楠茜笑了。

  之前的几天,她正因为生活中的一些琐事焦虑不安。读研的事不知道会不会顺利,心仪的男生说了不尊重她的话,学习有了新的压力,一个个烦恼一股脑地积压过来。她神经紧绷,开始否定自己,情绪低落了三四天,希望能够找回对生活的一部分掌控力。

  邓楠茜记得那一天。3月31日,上完晚修课,偶然间在微博上看到一则器官捐献的消息后,她立刻去查询器官捐献网站,找到登记器官捐献的页面,快速登记。

  登记完成的页面显示,她成为器官捐献登记平台的第2376694位志愿登记者,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价值又回来了——“我热爱生活,即使它有时使我痛苦,但是一想到自己活在世界上还能被别人需要,甚至在生命结束后还能被人需要,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邓楠茜成为器官捐献登记平台的第2376694位志愿登记者 受访者供图

  其实早在几年前,她就和父母沟通过死后想把器官捐献出去这件事,她以为父母会支持,没想到迎来的是极度的反对和愤怒。父母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人死后身体应该完整。“所以这件事我登记过后两天才打电话告诉他们。由于在电话里,他们也没说什么。”邓楠茜说。

  对于离世后身体该如何处置,邓楠茜觉得自己拥有完全的权利。器官捐献登记完成后,她觉得自己身上有了耀眼的光。

  邓楠茜说,自己喜欢余华的《活着》,在长大的过程中,她越来越觉得活着的时候就得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如果死后,能被人记着才叫真正的活着。她也热爱音乐,爱朴树唱的生如夏花里的那一句“我是这耀眼的瞬间”。她在社交平台的签名上写:我还是会选择滚烫的人生。文学、音乐、浪漫,至死不渝。

  17岁的李曦奕第一次知道遗体捐赠,是2014年她的偶像TFBOYS参加的一个公益活动,活动旨在帮助那些患重病而无法自救的人。那时她才10岁,她觉得遗体捐献,听起来“蛮有意义”。而在这之前,她希望自己死后能海葬。

  “去年疫情,有人千里驰援武汉,连生命都不要了,而我只是在离开之后捐出遗体,又有什么呢?”出乎李曦奕的意料,父母对这件事没有表现出抗拒。

  她说,庄子和李白的作品对她影响比较深。“他们的作品里面透露出的对死亡的豁达与生活的热爱,很打动我。”谈及最近的几起学生跳楼事件,她感到诧异,“在同一个年纪,面对生命,有人强求不来,有人推脱不去,真的很神奇。而我去捐献器官,让想活着的人活下去,大概这就是意义所在吧。”

  B.立遗嘱:把存款留给带大自己的外公外婆

  今年大四的杭州女大学生小金,送给自己21岁的生日礼物是一份遗嘱。

  小金是家里的独女。今年4月,她联系到中华遗嘱库郑州服务中心咨询订立遗嘱的问题。

  她表示,订立遗嘱是她一直想做的事,以前没有积蓄,如今有了一些存款,觉得有必要写一下。除了存款,她的财产还有一份保险和一处房产。

  小金说,自己从小是外公外婆带大的,如果发生意外,她决定把存款留给外公外婆,希望他们过得好一些。

  保险是重疾险,是小金自己给自己买的,“觉得打工人生不起病,主要目的是想通过买保险在生病的时候获得一些赔付,转移风险,让自己过得更好一点”。

  房子是父母的心血,小金决定把房子留给父母。“存款和保险父母是不知道的,所以真出了事情,不立遗嘱大概就没人知道了。”

  中华遗嘱库郑州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庞女士告诉记者,在郑州登记订立遗嘱的00后、90后较少,但她曾见过有一些年轻人前来咨询。促使这些年轻人决定立遗嘱的,除了受疫情下大环境变化的影响外,还有一些是因为朋友意外离世等变故,突然感到了生命的无常,前来咨询订立遗嘱的事。

市民在中华遗嘱库咨询遗嘱事宜 中华遗嘱库供图

  “我的生命我做主”

  《2020中华遗嘱库白皮书》显示,中华遗嘱库登记保管的19万份遗嘱中,有4190份为60岁以下中青年所立,其中40.03%为40岁以下的年轻人。不少90后,甚至00后也开始考虑立遗嘱。截至2020年12月31日,在中华遗嘱库订立遗嘱的人中,最年轻的订立遗嘱人才17周岁。

  庞女士认为,立遗嘱趋向年轻化,是年轻人生死观念发生转变的体现。庞女士称,传统文化中,国人对“死亡”这个字眼比较忌讳,但随着时代越来越开放,人们的观念也在不断转变,对生死固有的认知逐渐被打破,对其有了新的理解与探索,越来越多的人提前对自己的财产做好安排。

  庞女士介绍,在英美等国家,30岁时立遗嘱是一种普遍现象,但在中国,大家对遗嘱的接受度并不高。“广东话里说到人生有四件大事‘生养死葬’,‘死’‘葬’是最后两件大事。死亡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是人生必经的过程,这个过程跟吃饭睡觉上班一样,决定死后的东西怎么分配就跟决定今天我要去吃什么一样。”

  谈及年轻人生死观的变化,庞女士说,年轻人受教育程度较高,自我意识也强,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比较清晰,会提早为自己的人生做好安排。她还认为,如今人们的情感更丰富,喜欢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和意愿;思想也比较潮流,对“身后事”并不抗拒、反感,反而愿意接受;对于自己的财产和身体,体现出“我的生命我做主”的心态,展现的是现代人的自主性。

  生存压力带来的焦虑

  记者从河南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获悉,截至今年3月,河南登记器官捐献的志愿者数目约为13.2万人。而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9年,90后就已是登记器官捐献的中坚力量。

  据《2020中华遗嘱库白皮书》,除房产、存款外,支付宝、微信、QQ、游戏账号等虚拟财产成20~30岁年轻人遗嘱中常见内容。

  对此,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学专家董中昱说,虚拟财产也是财产,00后生长在互联网时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互联网对他们来说是真实的社交环境,在法律意义上,虚拟财产都应受到法律保护。

  中华遗嘱库负责人介绍,2021年1月1日《民法典》实施后,订立遗嘱的方式有了更多选择。如自书遗嘱、代书遗嘱、打印遗嘱、录音录像遗嘱、口头遗嘱、公证遗嘱等。打印遗嘱是《民法典》确认的一种新的遗嘱形式,目前,中华遗嘱库已登记保管22204份打印遗嘱。

  该负责人称,在登记过程中,登记人员会根据遗嘱人的意愿,打印出遗嘱文本,再由遗嘱人签字确认,并且有两名与继承人、遗嘱人没有利害关系的见证人在场见证。同时,通过人脸识别、录音录像、精神评估、指纹采集、文档扫描、司法备案等技术手段,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以确保订立的遗嘱真实、合法、有效。

  丁香医生《2020 国民健康调查报告》显示,有 53% 的人会担心自己猝死,其中年龄较大的人对猝死的担心比例呈下降趋势,反而是 95 后、00 后担心自己猝死比例更高,分别占比 60%、58%。

  董中昱表示,现在的年轻人有了根本的、观念的变化,可以看作是时代的变化在个体身上的体现。他们传达了一种态度:好好活在当下,也更加坦然地面对离开和死亡。“但我们也应该看到,生活本身存在一种焦虑,那就是生存压力、快节奏给年轻人带来的焦虑。”(应受访者要求,李曦奕、小金为化名)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