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名老师及学生苦撑3年,即将消失的村小如何枯树生花?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弯文奎/文 赵墨波/图 2021-05-14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弯文奎/文 赵墨波/图)“这是学校吗?怎么这么乱啊?”

  “这是学校吗?怎么这么黑啊?”

  “这是学校吗?怎么这么安静啊?”

  ……

  2017年前的三门峡陕州区大营镇城村小学,校园里的地砖坑坑洼洼,村民都把学生送到村外的县直学校读书。2014年到2017年,学校一直只有3位老师和3名学生,随时面临撤点并校的可能。

  2017年起,学生回流, 短短的一学期时间,城村小学发生巨大变化。2018年秋,城村小学新招62名学生,学生人数达到77人,2019年秋涨至152人,到2020年秋共有学生186人。

  这种变化被河南省教育厅关注到,并作为典型案例在教育类期刊《河南教育信息化》上向全省学校介绍。

  即将消失的村小,是如何被盘活的?

  入户家访 劝回流失的适龄学生

  “老师,暑假过了,我们还在这里上学吗?韩子怡妈妈说咱们学校学生太少了,没有竞争力,要转学呢。”2017年5月的一个下午,9岁的城村小学学生韩梦艺悄悄地问孙朋帅老师。

  孙朋帅看着韩梦艺,心中一阵酸楚。

  从2014年到2017年秋季开学前,城村小学只剩下3个学生和3个老师,当下,还有一个学生要转学。

  城村小学位于三门峡陕州区城村,离陕州区县城不足3公里,教学设备落后,生源流失严重。

  “她走了,就剩我和韩宇博了,学生太少了,学校是不是就不办了?”韩梦艺问。

  “办!我们想办法把学校留住。”孙朋帅回复。

  想办法,想什么办法呢?孙朋帅和学校的王老师(已退休)不是没想过,但满院的杂草、破旧的校舍、坑坑洼洼的路面……面对死气沉沉的校园,没有哪个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学校来,更没有教师愿意调过来。

  孙朋帅和王老师眉头紧皱,蹲在地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

  “这么大个村里没有学校,就像一个家庭没有后人一样,咱们不能让学校消失到咱手里。”王老师把烟头在地上狠狠地一拧,“咱先给中心校写申请,要求改造校舍,然后咱再家访,到有6岁孩子的人家走走,招几个是几个,就不信弄不成。”

  陕州区教体局局长刘建刚说:“我们想办法改造校舍,你们大胆招生吧。”此后,陕州区教育局逐年争取资金为城村小学改善设备。

城村小学校园

  大营镇中心学校校长王冬说,2017年是城村小学最低谷的时候。在孙朋帅等老师的努力下,秋季入学招生,新招到10名学生。那一年,中心学校做了一个调整,调了一个更年轻的校长卢杰去城村小学。

  卢杰回忆,初到城村小学,压力很大,他首先做的是让老师们有信心办好学校。

  卢杰开始带领学校老师入户家访,不管是孩子已经在其他学校入学的家庭,还是孩子即将入学的家庭,他们都一一敲门拜访。整个暑假,他们走访了30多户家庭。

  原以为改造校舍后,生源就会慢慢多起来,但很多家长不是说学生太少没有学习的氛围,就是说“别人家的孩子都去城里学校了,我家孩子在村里会遭人耻笑”……

  老师们有点儿心灰意冷,这时,韩浩迪的爷爷来了。

  韩浩迪,6岁,父母离异,父亲外出打工,他从小跟着爷爷在城村长大。爷爷年近七旬,身体不太好,送孙子去县直学校读书很不方便,他想让孙子在村里上,并表示愿意和两位老师一起到各家再走访一遍。

  功夫不负有心人,开始有家长愿意把学生送到城村小学了。

城村小学学生在教室里读书

  引入多种直播课 老师帮学生抢麦

  学生慢慢多了起来,课该怎么上?这个问题考验着城村小学的每一名老师。

  2018年3月,城村小学引入了“互加计划美丽乡村”公益网络课程,学校把原先的课表和“美丽乡村公益大课表”进行了融合,大胆引入10节网络课,借助优质资源开展双师课堂。

  大课表中开设的彩虹花晨读课、夏加儿美术、韵律舞蹈、外教英语、生命教育等课程,既填补了学校缺乏专业的英语、美术、舞蹈、科学教师的空白,也让孩子们真正上到了好课。

  蔡淑棉是2017年被调往城村小学支援的老师之一,她见证了城村小学4年来的变化。

  早上7点40分到8点,是一节彩虹花晨读课的时间。在这节20分钟的课程中,学生能直播连麦,和主播互动,老师只扮演助教的角色。

  蔡淑棉说,通过多媒体,主播讲时,学生就在屏幕前专心听。如果是讲古诗,主播根据诗歌涵义编排表演,等到了连麦时刻,老师用手机连麦,实时对接,学生站在多媒体前表演,收看直播课的人都能看到学生的表演。

城村小学的学生在彩虹花晨读课上一起朗读古诗

  “这节课最活跃,互动比较频繁,孩子们特别喜欢上。”蔡淑棉说,因为抢麦要排队,很多学生7点30分就进教室了。

  通过连麦展示自我,城村小学的学生慢慢地喜欢上了在这里上课。“孩子们觉得自己的影像出现在屏幕上,会很兴奋。”蔡淑棉说,这个直播课也比较多元化,可以链接到其他地方老师的直播课,有些东西是课本上学不到的。

  城村小学现任校长王德军说,以往其他课程由数学和语文老师兼职,不够专业,直播课弥补了师资不足的短板。

  直播课开始一个月后,五年级的韩宇博就改变了很多。英语课上,韩宇博主动连麦后介绍家庭。“我特别吃惊,他(韩宇博)能说这么多。之前就没听到他说过一句囫囵的话。”蔡淑棉说。

  直播课引入课堂后,教师的转变也很大,高淑娟就是其中一位。

  高淑娟在城村小学任教近20年,2017年前,看着学校的落魄,高淑娟失落至极,甚至不想在这学校待下去,“不想做老师了,觉得当老师太苦恼了”。

  2018年3月后,高淑娟整个人的状态都变了,她早上给孩子们抢麦,信心又重新回来了,觉得教学原来是这么一件幸福的事。她还将自己上六年级的儿子从县直学校转回城村小学。

  从2018年3月起,城村小学学生开始回流。2018年秋,学校新招62名学生,学生人数达到77人;2018年9月,城村新开了一所幼儿园,与小学共用一个校园,统一管理;2019年秋,小学和幼儿园学生达到152人;2020年秋,学生升至186人。

  开展课后延时服务 解决家长难题

  除增强教学硬件外,时任校长卢杰和老师们还想方设法改变家长们对城村小学的看法。

  2019年初,郑州市召开2019年郑州市教育工作会议,启动实施中小学课后延时服务。

  城村小学课后延时的启动时间更早,卢杰说,2018年,他们就开始摸索课后延时服务,但当时只是提供免费为孩子辅导作业服务。

  早在2018年入户家访时,卢杰和老师们就获悉,当时摆在家长面前的有两道难题:一个是学生吃饭的问题;另一个是辅导学生作业的问题。

  卢杰说,如果学生中午回家吃饭休息,需要一名家长照顾,但现实是大部分家长没时间照顾。而对于家庭作业的辅导,很多家长要么学历低无法辅导,要么没时间辅导,辅导班的老师也不太专业。

  卢杰说,当时看到孩子们放学后就进了校门附近的辅导班,自己就想做点什么。

  从2018年起,城村小学开始了免费的课后延时服务。下午5点半下课后,学生在校再待一小时,6点半放学。这一小时期间,学生在教室写作业,由其中一门任课老师监督。

  城村小学现任校长王德军说,课后延时一直延续到现在,家长有这种需求,就尽量做好。

午休时间,学生在教室里休息

  为了解决学生的吃饭问题,学校还专门建了食堂,孩子们午饭每餐只需5元就能吃好。

  2020年暑假,卢杰被调往大营镇小学,他也将城村小学的成功经验带到了大营镇小学。

责任编辑:夏赛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