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欢乐园关停后:许多人偷入打卡 公共设施被打砸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 2021-05-24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2004年春节期间,在郑州市中州大道与石化路交会处西北角,郑州世纪欢乐园正式开园迎客,大一的宋文有幸成为这里的第一批游客,在现在的他看来,这也是一件非常“洋气”的事儿。第一次坐过山车,第一次见到立体影院,第一次和女孩一起坐摩天轮……世纪欢乐园里有着宋文太多的青春记忆。

  时间不经意地流逝。宋文已近40岁,小伙儿成了大叔,和青春有关的回忆随着2020年4月25日世纪欢乐园的正式关停也被封存在园内。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世纪欢乐园将进行全面升级改造,建成城市公园后免费向社会开放。然而几天前,宋文看到朋友圈中有人晒出在关停的世纪欢乐园中游玩的照片。难道是世纪欢乐园重新开放了?

寥落的广场停放着游人的电动车,西侧铁门被人为破开

  关停的世纪欢乐园成了网红打卡地

  5月14日上午,宋文来到了世纪欢乐园,虽然这里仍处于关停状态,但“城门”已经失守,大门的一个缺口任由市民进出,无人看管。

  “原来一百多元一张票,现在免费进,也挺好。”看到已经关停的过山车和摩天轮,宋文拿出手机连连拍起照片。

  在他上大学的年代,黑白屏的手机还是2G网络,铃声只有16和弦,更没有拍照功能,几次来世纪欢乐园游玩都没有留下影像资料,实属遗憾。此行宋文专门带了个充电宝,打算在这里拍个够。

  李成训是一名摄影爱好者,他拍照的设备要比宋文专业很多。在他看来,停摆的大摆锤,高耸的跳楼机,延伸感十足的铁轨,异域风情的金字塔……这些设施拿出单反相机随手一拍,一张破败感、沧桑感十足的大作就出来了。世纪欢乐园中,李成训最想拍的是这里的摩天轮,因为他觉得,“摩天轮有足够多的浪漫故事”。

  风力稍大时,断电许久的摩天轮像是被施了魔法,开始缓慢地转动起来,于远处的中原福塔遥相呼应。虽然已经不复当年荣光,但至今仍是世纪欢乐园里的制高点,也仍然担当着中州大道上的地标。

  摩天轮旁边不远处,一列火车安静地停在轨道上。车厢中,在满是灰尘的桌子上,一张照片显得格外醒目。

  这是一张已经有些发黄,年代似乎很久远的照片了。照片里的小伙儿梳着偏分头,双手插在口袋中,一副青春的模样。通过细节对比不难发现,这张照片所拍摄的地点正是这列火车的旁边。将一张老照片放在当初的拍摄地,究竟是对逝去青春的缅怀,还是对回忆的封存?

  除了打卡拍照,带着孩子来这里游玩的市民也不少。几个孩子坐上了旋转木马,家长们硬是靠着蛮力推动着木马旋转,人力转动的木马加上风力转动的摩天轮,恍惚之间,关停的世纪欢乐园好像又“活”了过来。

游人在破旧的火车前游玩

  破坏者:墙面被涂鸦,公共设施被打砸

  最早关注到世纪欢乐园重新“开放”消息的是一些短视频自媒体博主,他们将探寻世纪欢乐园的视频发布在网络上,得到了不少流量和关注度的同时,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这个隐秘角落里的打卡胜地。

  “今年3月中旬樱花盛开的时候,就有人往园里跳了。”在世纪欢乐园负责安保的张师傅回忆,“刚开始来这儿的人都是跳进来的,后来跳的人多了,门口的铁门不知啥时候就破开了个缺口。”

  世纪欢乐园里的“游人”越来越多,安保压力随之增加。张师傅和同事们每天都要和一些十几岁的孩子斗智斗勇。“你看他们把这儿破坏的,也不知道这些孩子是啥心态。”顺着张师傅的指引,河南青年时报·东风新闻记者在园区一处废弃的建筑物内看到,这里几乎没有一面干净的墙壁,墙面上涂鸦的油漆字透露出十足的“丧”文化气息,其中还有一些字眼低俗粗鄙,不堪入目。

  不光是墙面被恶意涂鸦,一些公共设施也被人恶意打砸。作为一座大型火车文化主题公园,园内至今还留有不少退役的火车头和车厢。这些老物件抵住了岁月的侵蚀,却没逃过人为的破坏。停放在园中的火车都被砸碎了玻璃,碎玻璃碴散落一地。车厢中,排泄物散发出来的恶臭味令人作呕。

  除了要防止人为破坏公共设施,张师傅还要时刻制止游人涉险攀爬大型游乐设施。“那些十来岁的孩子为了拍照片爬到过山车轨道上,那么高摔下来非死即伤。”张师傅告诉记者,为了游人安全,他们已经将此片区域围了起来,可没过几天,围墙就被人推倒了。

  “网吧战神小俊杰”等人据说已入园寄宿

  隐秘角落里的神秘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去探索。来自新疆吐鲁番的25岁男孩迪力热提正是其中一位。

  5月17日上午,迪力热提来到世纪欢乐园,一个黑色双肩背包里装着他全部的行李和几块馕。此行,他是为了在园区的火车车厢中,为自己找一个能落脚的栖身之地。

  “我来郑州考察市场,过段时间就走了。睡在这里能省些钱,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在这儿住,就想着来看看。”原来,在迪力热提之前,抖音短视频博主“网吧战神小俊杰”和他的几位朋友已经住进这里。

  他们昼伏夜出,每天晚上去网吧通宵上网,白天就睡在火车的卧铺车厢。几个住在废旧车厢里的年轻人会拍视频,或者通过直播向网友们展示自己的生活状态。迪力热提就是通过网络关注到这个“隐秘角落”的。

  经过了几列车厢的寻觅,最终,迪力热提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小窝。“这边就是浮灰比较多,打扫一下就行了,晚上点上蚊香也不怕蚊子叮咬了,男的嘛没那么讲究。”迪力热提决定在废旧车厢里住下,之后隔三差五他会去酒店开房住上一夜,洗漱完毕再住回车厢。

  采访当天,记者并没有见到“网吧战神小俊杰”和另外几位住在这里的年轻人。

  管理者:曾多次报警,“能做的就是劝导”

  能进入世纪欢乐园的“通道”不止一处,河南青年时报·东风新闻记者在园区探访时发现,园区四周与外界相隔的围栏有几处都已经被人推倒,进出畅通无阻。目前世纪欢乐园实际管理方——郑州市世纪游乐园似乎并没有“亡羊补牢”的措施,任由市民从容地从这些缺口自由进入封闭的园区内。

  那么,为何管理部门对于目前世纪欢乐园的混乱局面放任不管?5月17日上午,河南青年时报·东风新闻记者来到了郑州市世纪游乐园管理处(郑州市园林局下属事业单位),见到了该单位组宣科负责人魏海健。

  “现在实际上园区是封闭的,但是很多人都往里面进,我们人手确实不够,而且又不是执法部门,能做的就是劝导。”魏海健说,起初进来游玩的都是附近的居民,他们并没有过多干涉。

  然而让管理方没想到的是,随着游人越来越多,一些人开始肆意破坏园内的公共设施,他们也为此曾多次报警。“都是十三四岁的小孩来这儿搞破坏,民警同志来了也只是批评教育就放走了。”

游人在园内游玩

  另外,园内并不完善的防控设施也给管理带了难度。“2000年世纪欢乐园开始建设,20多年过去,园区周边的护栏已经非常脆弱了,一推就倒,根本起不到防护作用。”魏海健说,去年4月份,原来世纪欢乐园的运营方郑州世纪公园发展有限公司撤离时,将园区内的监控摄像头全部拆卸走了,如今600多亩的园区内没有监控设备,这也给管理增加了难度。

  河南青年时报·东风新闻记者了解到,想要改变混乱的局面也许得再等一段时间了。“今年3月份设计招标已经完成了,设计周期是6个月,9月底能完成。”魏海健透露,设计完成之后,按照建筑程序进行施工招标,预计2023年底新的世纪公园就能免费向大众开放。“到时候这个公园会成为除了植物园之外占地面积第二大的公园,填补东南片区没有城市公园的空白。”

  【最新进展】大门缺口已围挡 仍有人跳进园区

  5月19日,河南青年时报。东风新闻记者发布视频报道“封闭的世纪欢乐园到底经历了啥?”,报道在网络上引起了市民的广泛讨论,大家对肆意破坏欢乐园设施的行为表达痛心之情,也对园区管理方的管理缺失提出了质疑。

  5月21日,河南青年时报。东风新闻记者再次来到郑州世纪欢乐园,几天前大门西侧还敞开的缺口已经被铁丝围挡。不过,记者发现现场还是陆续有人从围挡处跳进园区。

世纪欢乐园大门敞开的缺口已经被围挡

陆续有人从围挡处跳进园区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