漯河舞阳农民画:藏着即将消逝的乡土风情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豌/文 赵墨波/图 2021-06-04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豌/文 赵墨波/图)“这是花被子,这是放鞭炮,这是在撒糖果。”5月23日,河南美术馆展厅,在一幅名为《结婚》的画作前,一位年轻的妈妈,正手指着画作细节,给女儿讲解农村结婚的热闹场面。

  她们正在参观的是由河南省委宣传部指导,河南省文联、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中共漯河市委、漯河市人民政府主办的“新时代 新农民 新画卷”舞阳农民画展。

  丰收、婚嫁、游玩……100余幅舞阳农民画,各种贴近农村的生动主题,生动地展现着新时代农民的幸福生活。与此同时,一群来自漯河市舞阳县的农民画家,也走进了大众视野。

河南美术馆展厅,观众在画作前驻足

  三成画家是农民,几乎全是“兼职”

  5月30日晚10点,舞阳县孟寨镇圪垯李村一户农家里,农民画家胡秀如伸了伸腰,放下了手中的画笔。胡秀如今年53岁,曾是一名乡村教师。2017年,她感到年龄增长、力不从心,便辞职回家,之后经朋友建议,加入了县里的农民画家交流会,就此踏入农民画大门。

  交流会每月一次。每到时间,胡秀如一大早就骑上电动车,赶路四五十分钟,到县里跟着学习。随着获奖作品的增多,她慢慢地成了附近村子都晓得的农民画家。

  据舞阳农民画院院长周松晓介绍,像胡秀如这样的农民画家,在舞阳农民画创作队伍中,占比达30%~40%。

  舞阳农民画,也称“舞阳现代民间绘画”,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那时,全国上下兴起的生产运动壁画热潮,为舞阳农民画的发端提供了土壤。“最初农民画创作队伍全部由农民组成。到90年代,全县抽调出部分美术老师,进行专业训练。2011年,农民画院成立,开展专业培训班,农民画创作队伍的构成逐渐丰富化、专业化。”周松晓介绍。

  王小亭就是在人员构成变动的过程中接触了农民画。王小亭今年48岁,是舞阳县第二高级中学的一名美术教师,1997年入校至今,已经从教24年。2014年,王小亭参与了舞阳县文化馆举办的农民画培训班,这之后,王小亭有了一个新身份:农民画家。

农民画家王小亭

  “目前全县有三四十名骨干农民画家。几乎所有的农民画家都是‘兼职’状态,有人是农民,有人是教师,有人是医疗行业从业者,还有经商人士,通常他们的家就是他们的画室。”周松晓进一步介绍。? ?

  周松晓第一次正式接触农民画,是在1995年。最初,专业出身的周松晓也没看出农民画的门道来:构图上不必考虑合理性,不必考虑透视;造型神似即可,不讲究准确;颜色靠平铺,几乎不分明暗,调色也不复杂。

  这样的画不是很简单吗?

  实际接触之后,周松晓发现,要学农民画,要有认识上的转变:“不一定要画自己看到的,也可以画自己想到的、认为应该呈现的画面。”

  技巧性的问题,要适应并不难,真正难的,在于创作。参加交流会的第一年,往县里跑了十几趟,胡秀如一幅作品也没有创作出来。“刚开始真不知道要画什么,无从下手。”胡秀如说。

  周松晓觉得这很正常。自从成为书画院院长后,他接待了不少专业画家。很多人到画院参观后,都惊叹于农民画创作者的奇思妙想,觉得如果由自己来画,肯定想不出这些画面。“农民画就是看着简单,但实际上你想要画出还能画好生活气息,还是需要一定的生活阅历和实践积累的。”周松晓说。

  农民画最大的价值就是留住了历史

  “要画你就画自己的,画人家的画干啥?”找不到创作灵感时,胡秀如曾尝试先临摹别人的画作,然而,当她把两张临摹画拿到舞阳农民画传承人王文浩面前时,王文浩言辞严厉。

  2017年底,胡秀如先从自家的农机下手,画了一幅展现农村农业机械化发展的画,这幅练手画没想到一参赛就获得了500元奖励。

  2018年,胡秀如拿出了第一幅正式作品:广阔的田野中,远处一个身着蓝衣的男人正开着农机收割、粉碎玉米秸秆,近处一个女人骑着电动车赶来,车后座上,女儿手臂上挎着的篮子里,装着热乎乎的饭。不顾机器声隆隆,女儿大声呼喊着爸爸。这幅被命名为《呼唤》的作品,后来参加“新时代中国农民书画之乡精品晋京展”,被评为一等奖。

  在另一幅画作《童心》中,胡秀如记录了20世纪90年代自己在一所乡村小学教书的故事。画中,一群小学生手捧月季花,正要送给他们最亲爱的老师。“每个月他们都给我送花,花里藏着学生写的小字条,字条卷得特别小特别细。看,我画的这朵花里也藏着一张。这种小设计,如果我不说,你们应该看不出来。”

  “要画你自己熟悉的生活。你不熟悉的生活,表现出来就像电影一样,会穿帮了。”在王小亭心中,也记着王文浩的一句话。

  在《春之声》这幅作品中(下图),王小亭画下了自己对大年初一的儿时记忆。画面下方的小院子有一间东屋,一间西屋,是舞阳县农村典型的建筑样式。院外,奶奶带着孙女手拿梳子在梳石榴树的枝条。“老一辈说,石榴不结果怎么办?你就大年初一早点起来,拿着梳子给树梳一梳,边梳嘴里边念叨‘大年初一梳梳头,来年结得满树榴’。”王小亭介绍。

  同样是农民画家的杨冰如,2019年10月到舞阳县一村庄中担任第一书记,去年6月,转为该村脱贫攻坚指导员。她在作品《人寿年丰话小康》中也画下了如今的新农村面貌。

  “这一块画的是扶贫车间,这一块画的是正在直播生活的老头和老太太,这一块画的是平整的乡村公路上,城市里的人骑着自行车下乡旅游观光。”杨冰如说。

  “我觉得画农民画就是画我自己。”胡秀如说。

  “教学就要按考学的标准教,画农民画是我第一次有机会去描绘自己现在和记忆中的生活。”王小亭说。

  舞阳县画廊老板杨凤山,从事书画经营已有20余年,在他看来,农民画画的既是农民个人的生活,同时也是正在消失的历史,而这也是农民画最大的价值。杨凤山曾经主动撰写了十几幅农民画的故事。“乡村的小圆桌,翻嘴儿的烟斗,这些如果不讲解,现在可能很多人只是看也看不出来。没事儿自己品味回忆也很有意思。”杨凤山说。

  骨干画家以中老年为主,青年传承面临挑战

  《呼唤》得奖时,胡秀如得到了8000元奖金。“没想到还能凭这赚钱。”胡秀如有些惊喜。如今,凭着画农民画,胡秀如一年能多收入一万多元。另一位农民画家梁素平表示,自己一年能因此增收三四万元。而根据几位农民画家及杨凤山介绍,目前根据画幅和内容不同,一幅农民画市价几百到上千元不等。

  但这笔钱尚不能支撑未退休人员专职投入农民画,这也是目前农民画家以兼职为主的原因之一。

  王小亭的同事马小妞觉得钱不在多少:“除了上课,家里还有小孩,画画经常是挑灯夜战,如果用500元来衡量一个月的努力,肯定接受不了。还是因为自己喜欢,用这种方式能表达出我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这是不能完全用金钱衡量的一件事。”

  同时,受艺术形式限制,周松晓介绍,目前舞阳农民画家整体年龄在40岁以上,以四五十岁人群为主。马小妞今年42岁,在农民画创作者队伍中,已经算是妥妥的年轻人。

  作为舞阳县有代表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舞阳农民画的传承正面临挑战。近年来,为进一步壮大舞阳农民画创作队伍和提高作品质量,舞阳县利用县文化馆、县农民画院等阵地,采取多种形式,开展公益创作培训班,极大地降低学员学习门槛。

  2009年起,全县坚持每年举办一次农民画大奖赛,2017年起每年增加一次精品赛,以奖代补,调动广大农民画作者的创作积极性,2020年,农民画评选活动提升至全市层面,扩大农民画外部力量发展。同时,舞阳农民画还被作为乡土教材纳入中小学校课程,为舞阳农民画提供后备人才。

  “只要书画院在上班时间,除了暑假固定培训时间,欢迎所有爱好者有时间就来,我们随时提供讲解和交流。”周松晓说。

  在班上,有时候王小亭会和学生讲讲农民画,还会带他们到农民书画院参观。同时,由于是班主任,考虑到学生的餐卡容易丢失、不易识别,王小亭用自己的农民画作品为全班学生定制了卡贴。“这样只要有人捡到这样的餐卡,我就知道是我们班的。当然,他们的主要目标还是要通过美术专业实现升学,但是希望能通过一些提前的了解,帮助他们正确地认识农民画,希望将来有机会的话,他们也愿意加入农民画的创作队伍中来。”王小亭说。

责任编辑:杨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