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画万扇治儿病 单亲爸爸的亲情救赎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张晶晶 2021-06-21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张晶晶)街边,一棵老树下,吊着一个布灯,灯光暖暖的,轻音乐缓缓流淌。

  灯下有两张木桌,一张桌上摆放着画好的国风团扇,另一张桌上,三十出头的男子正伏在案上,在扇上作画。

  这个夏天,他有一个画出1万把扇子为儿子治病的梦想。如今,时间过去一个月,他已卖出4000多把扇子。

  这扇子里,有一个艺术家走出象牙塔的挣扎,也有一个单亲父亲面对病儿,对生活的破釜沉舟。

  放下艺术家的架子 走进市井街头

  细看,那扇上有泼墨鲤鱼图、水墨美人图、兰花图,样式繁多,30元一柄,任人挑选。

  桌子周边围满了人。人们将这处作画的方寸地,与嘈杂的夜市隔绝开来。

  是的,喧闹的夜市上,出现了一个“画摊”。这在小吃摊遍布的夜市街,显得格格不入。

  人群围成的“画室”中央,画者身着黑色中式外衫,戴着眼镜,身形较为消瘦。他神情坦然,目光始终在画扇上流转。

开封书店街夜市,前来买扇子的游客络绎不绝,郭龙飞(左一)在桌前安静作画

  不时,会有人拨开人群,挤进半个身子来翻一翻团扇并询问价格,他才抬头,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泼墨鲤鱼的团扇已经没有了,可以挑选其他样式。

  喜欢团扇的人会挑选一个别的样式。有的人脾气不好,“都出来摆摊了,也不多画几个”。轻轻一句话,从人群中飘过,他腼腆地笑笑,不说话,也没计较,继续低头画画。

  画笔在他手中翻动,扇上的小鲤鱼慢慢灵动起来。

  男子名叫郭龙飞,今年32岁,出身于开封一个书画世家。母亲是画家,以卖画为生。继父是美术老师。几年前,郭龙飞曾是一名职业画家,经营着开封最大的一家画廊。

  彼时,二十多岁的青年意气风发,他走遍全国,与国内有名的画家学习交流,加入省美术协会,还教了不少的学生,一幅画能卖到5000元。

  如今,郭龙飞在这里摆摊一个多月了。他每天推着小推车,从家里将画画设备运到3里外的书店街夜市。

  路上要花将近一小时。几乎每天都有人会戏谑似的问他,你推的啥呀?这是玩杂技呢?甚至有人直接嘲讽:“你去哪唱戏?唱哪出?”

  对一个内心高傲的画家而言,这些话如针刺在背。他很少跟人解释,更不愿与人争论,但会偷偷流眼泪。

  一名画家,为何放下艺术家的架子,走出画廊,走向市井街头?

  为了钱。儿子的救命钱。

  为救儿四处求医 悉心陪伴熬过6年

  郭龙飞6岁的儿子,自打出生起就患有难治性癫痫,属于睡眠性癫痫,发作于睡眠期,发作频率高且紧急。

  郭龙飞全家租住在开封市蔡河湾街的棚户区内的一所两层房子内,房子离医院很近,郭龙飞平时居住、画画都在二楼。

  每天早上6点左右,儿子醒来之前,全家都如临大敌。病情令郭龙飞儿子对睡眠环境的要求很高,入睡时,家里需要保持绝对的安静。听到扇子掉地上的声音,他就会发病;听到楼上有人走动的声音,也会发病;晚上会随时发病。急救包放在家门口,郭龙飞和家人随时准备抱起孩子往医院跑。

  “如果他能顺利睡醒,没有发病,那是再好不过的事。”3年前,郭龙飞与妻子离婚。他说那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甚至几度想不开要自杀。如今,他对前妻的离开表示豁然和理解。“那3年太苦了,我认为一个女人能撑3年已经很伟大。”他不想因为此事对前妻的生活有过多影响,不愿再提及。

  郭龙飞与妻子离婚后,母亲在家全职照顾孩子,自己则在二楼画画。

郭龙飞在家中画画

  中午吃完饭,儿子需要午休。全家再次进入戒备状态。儿子安静醒来的那一刻,是郭龙飞为时不多的内心最舒缓、轻松的几分钟。

  往常,郭龙飞会去画廊工作。家里的电话犹如一个警报,电话一响他必须立马跑回家,“谁都不敢给我打电话,我跟朋友都交代过,不要给我打电话,电话一响头脑就一片空白”。

  郭龙飞说,儿子的病发作周期是3~5天,发作起来,必须在半小时内赶到医院住院,住院一次要几千元。有时候第5天出院了,结果第6天儿子又发病,就要再立马送过来。

  郭龙飞经常把车停在医院附近,孩子发病严重的时候,一家人几天吃睡都在车里。“等他二次发作起来,再去医院就晚了,我们就开着车在医院附近一直转。”

  一天一天,郭龙飞就这样一小时、一分钟地熬了过来。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6年。

  他回忆起3年前最困难的时候,自己凌晨开着车,漫无目的去了河边,想过直接开进黄河里。有朋友一个电话及时打来,劝住了他。

  他不敢考虑孩子的未来。“正常学习什么的不敢奢求,只要他能正常生活,我养他一辈子也可以。”

  “哪怕十天半月发作一次,他以后也能过下去。但这么多年一直情况都不好,各种药都试了。如果再有新药的话我还是想试试。”郭龙飞不想放弃。

  这些年,他跑了全国不少医院,花了50多万元,借遍了亲戚朋友,至今,信用卡还逾期几年未还。

  近3年来,郭龙飞没有给儿子买过一件新衣服、新鞋子,都是朋友给的旧的。

  他的事在网上传播后,孩子的奶奶说,天天有媒体来采访,给孩子买一件新衣服吧。

  衣服买来之后,孩子一整天都扯着自己的衣服对着他笑:“爸爸,好看,新衣服好看。”

  那天,郭龙飞哭了很久很久。

  欲画万扇治儿病 爱心人士帮他圆梦

  前段时间,北京一家医院用新技术治好了与儿子病情类似的两个病人。这个消息让郭龙飞再次看到了希望。高昂的医疗费成了拦路虎,他再也没有能借到钱的地方,可未来总要想个出路。

  他想到了在扇子上作画。夏天到了,开封这个古城,穿汉服来旅游的小姑娘那么多,古风的扇子一定很有市场吧?

  说干就干。他借了在画廊学画的学生两万块钱当做启动资金,去书店街夜市租了一个紧靠大树的摊位,在网上购买了一批空白团扇。

  扇子寄到家里,母亲一看到就开始生闷气。郭龙飞说,孩子生病后,母亲也从一个开朗认真的画家变成了一个越来越沉默的老人。

  母亲担忧,万一失败,这几万块钱的成本打了水漂,孩子的药就断了。

  郭龙飞必须试一下。他闷在家里设计扇面图案,画了一个多月时,母亲开始着急,催他先去卖一卖试试。摊位租了半年,一直空着,一个月光租金就是2000元。

  郭龙飞觉得有道理,那是他第一次推着一车桌子、灯和画好的扇子去摆摊。看着这些扇子,他也发愁,到底有没有人会喜欢?

  那天晚上的夜市结束,他很兴奋,还没收摊,他就给母亲发去微信:妈,我成功了,我今天卖到了600元。

  按照这个成绩,保守来说,一个月大约能卖到1.5万元。

  算完这个账,郭龙飞兴奋得跳起来。他决定了,要继续画1万把扇子,卖够30万元,除去成本还有25万的利润,这个夏天,去北京给儿子做手术!

  画家的架子、路人的嘲讽,在那一刻,统统不作数了!

  那天晚上回到家里已是次日凌晨,他躺在床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有希望了。事情在不断往好的地方发展,陆续有媒体关注到这件事后,郭龙飞一晚上卖掉的扇子更多了。

郭龙飞创作的团扇

  开始有人来打卡、摆拍,从几十公里外开车来买扇子。经常,他一出摊,扇子就被抢光了,还有人愿意等一小时、两小时,只为买他一把现画的扇子。

  有之前教过的学生来帮他。他们都是高考结束放了暑假的准大学生,学了书法专业,专门帮他在扇后题字。

  也有人想捐款。一个企业老总联系上他,偷偷在夜市观察他一小时后,表示可以直接捐30万元。郭龙飞拒绝了:“我第一天卖了600元,第二天卖了700元,我觉得凭我自己可以完成这件事,捐款的事情我就没有去考虑了。”

  还有学校组织学生来帮助他。一所小学买了1000把扇子,让小学生们到开封各大商场、街道帮他卖扇子。

  甚至有人以“欺骗”的形式捐款。他们加了郭龙飞的微信,说买几把扇子,转账过后,拒绝发地址,有人甚至直接拉黑了郭龙飞的微信。

  还有人直接来到郭龙飞的摊上,扔下三百块钱就走。刹那间,开封全城都在买扇子。

  这场爱心“扇”行,无数次湿润了郭龙飞的眼眶。

  “我们真的很感动。”说这话时,6岁的儿子坐在郭龙飞的腿上,仰起头对着他笑。郭龙飞说,预计再过一个月就可卖完1万把扇子。说完,他低下头,摸了摸儿子的脑袋。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