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催热网课 教育部紧急降温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杨军强 弯文奎 2020-02-13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杨军强 弯文奎/文 受访者供图)2月10日,南阳镇平,若非因新冠肺炎疫情延迟开学, “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时代楷模”张玉滚老师应该正在给深山里的黑虎庙小学的孩子们上课。而当天,由他主讲录制的开学第一课《向最美逆行者致敬》,正通过钉钉,向全镇平县20余万名中小学生讲授。

距镇平北380公里的郑州,河南省骨干教师张云佳通过在线直播,正在给高二年级的同学们讲解课程《书愤》。

像张玉滚、张云佳老师一样,当天,全国有难以计数的老师由讲台转身“家庭直播间”,给学生们当起主播。

2020年新年开学第一课,是网课,注定将烙印进这代孩子们的成长记忆。

深山良师张玉滚开网课 给20万中小学生讲“最美逆行者”

“84岁钟南山挂帅出征、73岁李兰娟昼夜奋战,他们都是最美的逆行者,他们都是我们中国的脊梁。” 张玉滚老师指着多媒体电子白板,在录制开学第一节网课《向最美逆行者致敬》。

张玉滚老师开网课,为镇平县20万中小学生讲“最美逆行者”

他教育孩子们,一定要坚定战胜疫情的信心和信念,提高自学能力,不浪费一点时光。

“南阳加油!”“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向逆行者致敬!”在直播平台讨论区,孩子们不断表达着自己的激动情绪。

“得知‘停课不停学’的政策后,我第一时间联系了教体局,提出要为孩子们上课的想法。”张玉滚说,为了上好这节课,他“足足准备了3天时间”,专门制作了PPT,素材取自三方面, 一是央视的《新闻联播》《焦点访谈》等,二是查阅网上资料,三是手机上的《学习强国》。

他说,当天听课的是镇平县20万名中小学生,他希望通过讲授疫情中的逆行者,为学生们呈现最有意义的人生课程。

当张玉滚老师在讲疫情中的“逆行者”时,省会郑州,河南省实验中学张云佳老师,正在给高二年级的同学们直播网课《书愤》。

河南省骨干教师录网课 因为卡顿很头疼

尽管对这次开学网课有一定的准备,但张云佳老师说,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张云佳老师所在的河南省实验中学,承担了全省“名校课堂”初中全部学科和高中三个重要学科的网上课程。2月10日,作为河南省骨干教师的她,通过钉钉平台直播网课,同时,还要专门给学生做辅导与答疑。

张云佳老师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河南省实验中学的老师在网上讲课

白文明,河南省实验中学高中数学教师,为讲好录播课,“教案整整写了三遍,题做了四遍,确保语言流畅无误才开始录课”。

赵香兰,河南省实验中学高中政治教师,“加班加点制作课件、安排作业,常常熬夜到凌晨”。

巩丹宁,河南省实验中学高中地理教师,为制作好“地理思维分析新型肺炎病毒”专题,“全家总动员,一起剪辑、下载、搜集素材,连续干了两天两夜”。

而在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则有近万名老师投入这场“线上课堂”“空中教室”,为近20万名孩子开启新学期第一天的学习。

“做直播与课堂教学最大的不同,就是看不到同学们的即时反应。”张云佳老师说,这时候,她不得不数次中断讲课,不断地问同学们收没收到信号、有没有声音等。另外是直播网课无法实现和孩子们充分互动,少了课堂教育的激情。最尴尬的事情就是遇到网速卡顿,张云佳老师说,这个问题很普遍,让老师们很头疼。

卡顿是被吐槽最多的一个问题。据《新财富》报道,开课第3天,仅作业帮免费直播课全国报名人数就突破1000万。2月10日,开课第8天,突破2000万,“是在线教育直播班课有史以来的记录”。在线教育的普及进程,由于疫情大大加速,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初三家长租房备考 怕影响上网课室内穿袜子走路

当老师们为录课直播忙得不可开交之时,另一头的家长们也是忙得不亦乐乎。

“担心孩子听网课受影响,我在屋内都是穿着袜子踮脚尖走。”2月11日,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白桦街,铭铭妈妈讲述孩子上网课的家庭“囧事”。铭铭正在白桦街一所中学读初三,早在春节前,他已经在老师的指导下,列出中考倒计时表,“时间分割精确到每一天每一分钟”。谁知竟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课表还需重新排。

河南省实验中学的学生在家听网课

租房的目的是想节省时间,因为是一居室,铭铭妈妈在铭铭听网课的时候,尽量保持室内安静,“呼吸都不敢大声,下床走路穿着厚棉袜”。铭铭妈妈说,还有一个苦恼,就是网络有点卡顿,有人说,是因为手机的问题,她这两天打算赶紧“升级装备,换部新手机”。

但铭铭妈妈一打听,近期因为网课,手机平板都卖爆了。

“XsMax 256g资源机到货,全新裸机,特价5000多元。另外,苹果平板电脑mini2 337台已全部清仓,暂时补不上货。不要再询问。” 朋友圈里,有人晒出霸气广告。

相对于铭铭妈妈,有些小学低年级的妈妈,更是使出浑身解数。

“今天一天,手机、电视、平板轮流替换。通信录里不少好友,名称都是‘×××爸爸’‘×××妈妈’。明天还有课,没有纸质课本,家里没有打印机,也不知道明天学啥,蒙圈了一天。”一位妈妈晒圈吐槽。很快引来好友共鸣,“焦虑了一上午,直播卡成狗,最后决定数学奶奶教、语文体育爸爸教、英语妈妈教、美术姥姥教……家里老师多,此刻感觉很幸福”。

教育部回应“停课不停学”:对小学低年级上网学习不作统一硬性要求

2月10日,开学网课进行一天后,针对不同声音,2月11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官网上,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就中小学延期开学“停课不停学”有关问题答记者问。

如何理解“停课不停学”?解释里称,“停课不停学”不是指单纯意义上的网上上课,也不只是学校课程的学习,而是一种广义的学习,只要有助于学生成长进步的内容和方式都是可以的。

就如何看待一些地方组织教师录播网上课程上,解释里说,做好网上教学工作没有必要普遍要求教师去录播课程。要充分利用好国家、地方、学校现有的优质网络课程资源,确有需要的,可由教育部门统筹组织少数优秀骨干教师适当新录一些网络课程,作为必要补充,共享优质资源。

该如何防止增加学生负担?解释里明确,对小学低年级上网学习不作统一硬性要求。不得强行要求学生每天上网“打卡”、上传学习视频等。

同时,在配发的评论里指出,个别学校超前讲授,以“不停学”之名,行提前教学和假期补课之实;个别在线教育机构和平台提前上线新学期学习资源,以免费公益之名,行市场推广之实,不仅给仍处于假期中的学生增加额外负担,导致新的“教育焦虑”,也让“停课不停学”的内涵被曲解,背离了假期定位和政策初衷。“停课不停学”需进行顶层设计和科学部署,何时开始网上学习、甄选怎样的网络课程内容、如何进行优质资源整合、推送,对相关技术平台与系统进行遴选,都需要教育部门科学设计、严谨推进。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