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高校课堂直播 师生之间难免斗智斗勇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实习生 宋相阳 记者 杨军强 魏文杰 2020-03-05

河南青年时报讯(实习生 宋相阳 记者 杨军强 魏文杰/文 受访者供图)7:30,开电脑准备;8:00,雨课堂软件崩溃;8:30,进入系统,给学生发二维码签到;9:50,准备语音直播授课,软件频繁卡顿,有些学生被卡出去了……

这是2月17日周口师范学院老师李秀红遇到的情景。为照顾被卡出去的学生,她把雨课堂与QQ群结合起来进行双语音同步直播,终于在 10:10正式上课。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扰乱了高校新学期的教学计划,从2月10日起,各高校陆陆续续展开了线上授课、学习的计划,截至3月2日已超过三周。

如此长时间、大规模的线上教学活动,对于学生和老师来说,既是全新的体验,也是不小的考验。

第一节课,连遇三个“难”

2月10日上午9点,郑州大学心理学专业的大三学生牛怡青迎来了她新学期的第一节课。

与以往的上课模式不同,这是一次直播课。身在驻马店的牛怡青将隔着屏幕与远在郑州的老师进行线上“知识交流”。然而,这次“交流”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距离上课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但此时的牛怡青还没有进入直播间。“用的平台是学习通,我挤进直播间就用了半小时,连WiFi进不去,换成流量才行。”

牛怡青同学正在边听课边记笔记

不仅进入“教室”难,和老师进行互动交流也难。“挤进直播间之后,评论停留在我进去那一刻,看不到新的评论,我的评论也发不出去,老师问问题没办法回答。”

让牛怡青无奈的是,就连听课也面临难题。“我这边的课件加载不出来,只能看到老师直播的画面。老师那边的课件也经常加载不出来。”

第一节课就接连遇见三个“难”,担心落下功课的牛怡青对接下来的线上直播上课之旅有些担忧。

2月3日,在接到学校线上授课的通知后,在郑州大学任教的程汉文老师随即着手准备。“一是在网络上试讲课程多遍;二是根据试讲过程改进课堂设计;三是向同学发布通知和提示。”

尽管程汉文老师煞费苦心做足了准备,但仍会遇到一些不可控的问题。“发生网络故障时很难掌控课堂,你不知网络多长时间好起来,是等一会儿再授课,还是让学生自己看书?如何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如何互动?”

“目前还没有特别好的解决办法,需要在教课中再慢慢探索。”程汉文老师说。

面对种种问题,李秀红老师是乐观的。“办法总比困难多。”

2月18日,李秀红老师开始上第二天的课。中午吃饭时,她一手持筷子,一手拿手机,搜索哪种直播软件更好用。

“翻看朋友圈浏览腾讯课堂的广告,进微信群看部门群里领导的推荐,在QQ群听学生的建议……”雷厉风行的李秀红老师经过多次实战经验,转战腾讯课堂,开启了愉快的直播授课。

李秀红老师在给学生讲课

截至3月1日,由于线上太过拥堵,直播软件仍偶有不稳定。“准备试试QQ课堂”,李秀红老师说,她仍然斗志昂扬,积极开出解“难”良方。

“开始时,老师用的直播软件是学校统一要求的,像雨课堂、学习通等,它们普遍存在网站崩溃、卡顿和学生进不去等问题,光调试设备就耗费大量时间,还不一定成功。” 郑州大学金融学专业的大二学生宋子君说,“在使用过程中老师反馈的问题比较多,学校收到反馈后就开始整改。教务处也建了一个学生志愿群,供学生反馈问题 。”

到宋子君2月11日开始上课时,“三难”问题已经好转很多,“我们上课晚,上课比我们早的其他专业已经试过错。”宋子君说,正常上课的基本条件基本满足,大半个月没有出现大问题。

遇到“网课学困生”,老师得斗智斗勇

“线上上课的积极性和自律性,确实没有在学校好,毕竟你挂着视频玩游戏别人也发现不了。”宋子君说,“有个词叫‘网课学困生’,专指老师一提问,就说自己麦不好、网络有问题。就像中小学生家庭作业没写,却说自己忘带了。”

对于此种情况,老师们既要在上课时进行语音提问,作为“抽查”,也会在课下运用各种“小妙招儿”,督促学生们上课认真听讲。

程汉文老师说:“学生课后要认真完成作业,整齐书写,并拍清晰照发给老师。”

李秀红老师说:“把课件发到雨课堂,既方便学生随时查看,与此同时,平台也可以统计学生的预习完成情况及用时长短。另外,各直播平台可发起选择题,可即时统计作答情况,方便老师随时分析学生的理解和掌握情况。”

在老师们的各种妙招下,就算因为一时的网络故障课堂卡住了,学生也不敢轻易离开。“得盯着屏幕等着,万一后台有记录呢?万一网络好了呢?”宋子君说。

线上直播授课最大的问题,在程汉文老师看来,是师生之间不能面对面地交流。

“交流不只是用声音,还有眼神、表情、姿态,这些都可以用来了解学生听课状态,及时调整授课内容和方法。同样,学生反过来也能感受到老师的吸引力。”他认为,线上授课把师生之间深层次的交流切断了。

为弥补交流的不足,程汉文老师把雨课堂的白板功能与腾讯会议的直播相结合。“所谓白板功能就相当于把教师的手机屏幕当黑板,你写什么,学生端就看到什么。”已有30年教龄的程老师认为,数学课的教学离不开板书,板书能引导学生一步一步深入思考。

在加强与学生的互动、提高学生积极性方面,李秀红老师则有自己的一套“屠龙术”,“让他们在讨论区留言,时不时地念几个同学的发言,表扬一下”,结果效果可喜。“学生在平台上不断给老师送花,积极回应老师的提问,甚至比在教室里上课还要积极。”李秀红老师满意地说。

“像在学校正常上课一样对待网课”

尽管依然盼望开学,但师生在家线上授课、上课,确实能享受一些现实上课没有的“红利”。

“现实上课需要提前一小时早起吃饭,步行一段距离提前到教室。直播上课的话,上课前十分钟才睡醒也来得及,不用换衣服出门,来不及吃饭可以边吃边听。”牛怡青说,在家线上上课在课前准备更轻松了。

对此,宋子君有同样的想法,“实现了躺在床上也可以上课”。

已经承担家庭责任的李老师面对的情况更为复杂。一方面,“在家直播可以省却路途的奔波,由于大多是语音直播,不用出镜,可以不化妆,衣着也可以比较随意,还可以坐着讲课,喝水、上厕所要比学校方便一些”。

但另一方面,“家里有两个孩子,闺女高三,儿子幼儿园小班,直播会影响闺女的学习,儿子也会时不时地闯进来,和大哥哥、大姐姐们打个招呼再走”。

以上种种,网上上课的确存在诸多问题,但在一定程度上都可以缓解,且师生上课确实更方便,那么,这种直播授课模式是否会对现有的授课模式产生影响呢?

“我个人认为,可能有一点儿影响,但影响不会太大。”程汉文老师说,“实际上,此次网上上课出现的问题归结到底就是教学互动问题。只有科技进步到课堂情景完全复制的那一天,或许教师和学生才有可能在家上课。”

他说:“我个人觉得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互联网发展的今天,千万不要为互联网而互联网搞什么噱头。教学效果改进最有效的方法在我看来就两点:一是教师愿意去提高自身授课技巧;二是能减少班级人数,有条件进行小班制教学。”

网上教学活动在疫情期间已成为常态,一切都在平稳有序进行。截止到3月1日,距离第一次直播上课已有大半个月,目前大多数高等院校的师生都已适应了这种情况。

牛怡青说:“平台变得稳定了,新鲜感变少了,感觉这种上网课的状态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开始像在学校正常上课一样对待网课。”

“相比之前,学生上课的积极性回归常态。”李秀红老师说。与此同时,她也有一些忧虑:“天天看视频,学生眼睛也受不了。”她说,很期待能早日开学。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