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兽”即将归笼,郑州这家幼儿园继续跨界卖馒头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 2020-05-28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打败烧烤店的可能不是同行,而是幼儿园。

受疫情影响,山东济南一家幼儿园临时跨界做餐饮,变成了喝酒撸串的烧烤摊,老师们摇身一变成为服务员。此事件一经报道在网络上迅速发酵,大家在替幼儿园揪心的同时,也纷纷为这种盘活资源,积极自救的行为点赞。

5月26日下午3点,郑州西郊一家幼儿园后厨里点燃了炉火,支起了笼屉,随着笼屉的逐渐升温,各种卡通造型的面点开始散发出诱人香气。从今年4月初开始,这家幼儿园就走上了转型餐饮自救的道路,比爆红网络的济南烧烤幼儿园提前了一个多月。

“济南那家幼儿园也是看到我们做餐饮后才推出的烧烤。”幼儿园园长雒(luò)纳赛半开玩笑地说,“我们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有机餐一天卖出七八十份 卡通面点最受孩子们欢迎

“有机手工馒头,10元一盒,限量供应,先到先得哟。”

5月26日下午4点,在郑州市工人路上的伯恩幼儿园门前,外放音箱循环播放着招揽生意的宣传语。两张并在一起的长条桌上摆满了刚刚出笼的热气腾腾的面点,3名戴着口罩和医用网帽的幼儿园老师正忙活着跟顾客介绍自家产品:“这个小猪佩奇和刺猬馒头都是用有机面粉做的,双色花卷是用小麦草粉和蝶豆花和的面,不含任何色素,我们的面点好看、好吃、健康有营养。”

经过一番精心制作,伯恩幼儿园的老师端出刚出笼的面点食品

还有一些顾客驱车至此,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寒暄、拿货、扫码、驾车离开的一整套动作,一看就是这儿的老主顾。

“我这段时间每天都来给家里孩子买这种面点,孩子很喜欢吃。”工作在东区,家住五一公园附近的张先生每天不惜驱车绕路也要来买点面点带回去。“这个有机馒头有馍味儿,是我小时候的那种味道。”临上车前张先生说。

“我们中午做外卖,下午做面点或者包子,因为都是有机食材,一经推出就很受欢迎。”

卡通面点吸引不少路人询问购买

幼儿园后厨负责人姚凯鹏介绍,因为多数订餐的顾客都位于幼儿园附近,因此大部分餐品都会由顾客上门自取,工作日平均每天会有十几份的外送任务,每天中午的有机午餐大概平均能卖出七八十份,下午的面点则更受小朋友们的欢迎。

“前几天做的奥特曼有机馒头连做了3天都卖空了,孩子们甚至还能说出来这是哪个奥特曼,这说明我们的造型做得不错。”姚凯鹏笑着说。

被济南烧烤幼儿园模仿 这儿是幼儿园“跨界”的先行者

招呼走了一拨拨的顾客,雒园长才得空讲起了跨界餐饮自救的初衷。

受新冠疫情影响,全国范围内非普惠性民办幼儿园都陷入了经营困境。今年3月中旬,全国486家幼儿园园长组成的幼儿园自救联盟成立了,该联盟以微信群为平台,以共商共寻自救办法为目的,雒纳赛也在其中。

“这么久不开学,孩子想吃幼儿园的饭了。”一天,幼儿园家长微信群中一名家长的留言点醒了雒纳赛,“我们有厨房、有厨师、有健康证和食品安全许可证,还有7.5亩的有机菜地……”

位于郑州市上街区五云山的有机菜地为幼儿园提供了一日三餐两点的食材供应。“这些蔬菜供应我们幼儿园每周只能消耗六分之一,所以我们之前每周都会免费给家长和社区的困难老人送蔬菜。”

雒园长说,从免费送菜的活动反馈来的信息得知,大家对幼儿园有机蔬菜的品质非常认可。“那么,为什么不从有机营养餐上面做些文章呢?”

雒纳赛将自己的想法很快付诸现实,今年4月1日,伯恩幼儿园的20名骨干率先回归,开始跨界做餐饮。

“刚开始送外卖,卖面点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我们园长也是冲在销售一线,我们就更有干劲了。”幼儿园“企鹅班”班主任王莉说。

除了全园上下拧成一股绳,家长们对幼儿园做餐饮外卖也都十分支持。“伯恩牌”有机餐一经推出就广受好评。幼儿园解决了部分资金问题,老师们也行动了起来,一切都在向好发展。

雒纳赛并没有独享成功,她通过幼儿园自救联盟向全国其他正处于经营困境的幼儿园园长负责人分享伯恩幼儿园转型餐饮成功的经验,其中,济南一家幼儿园的园长专门通过微信联系上雒纳赛,问询了他们自己经营餐饮的可行性。

“我给了他们一些经营上的建议,还有食材的选择和营养的搭配,那个园长觉得做烧烤比较适合他们。”雒纳赛说。

随着济南烧烤幼儿园的爆红、丽江幼儿园开包子铺自救、吉林某幼儿园卖包子生意火爆、天水市一幼儿园转行卖早点等事件频出,幼儿园跨界餐饮似乎成了开展自救最直接的办法,虽然不能说“伯恩幼儿园引领圈内跨界风”,但他们积极探索出来的自救道路确实为很多处于困境的幼儿园提供了参考样本。

餐饮营收不过杯水车薪 只为了给老师找点事干

对于全国范围内非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来说,现在正是他们最艰难的时刻。

据5月12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消息,截至5月11日,全国各地均已启动返校复学,复学人数达10779.2万,比例达到39%。而幼儿园只有468万人,对比2019年全国学前教育在园幼儿4713.9万人的总数,复学比例不到10%。

另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委会4月份的估计,全国半数左右的民办幼儿园很难支撑到5月份。幼儿园教师队伍中,离职人员比例高达10%以上。

疫情以来,因为幼儿园迟迟未能开学。房租、水电、员工工资等固定支出,随时都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以伯恩幼儿园为例,虽然疫情期间房东主动免去了每个月20万的房租,但是先行归园的20名骨干老师一个月的工资就得8万元。雒纳赛坦言,目前有机餐带来的营收只是“杯水车薪”。

“现阶段我们的订餐和面点销售一个月能收入赚不到2万元,连老师的工资都顾不住,做外卖餐饮不为赚钱,就是给老师找点事情做。”雒纳赛说,因为有机食材的成本很高,他们卖30元一份的有机餐光成本就达到26元。“这还不含水电人工费。”

尽管利润并不可观,但此举无疑增加疫情期间幼儿园与家长的互动,王莉告诉记者,“每天老师们会分工,各自出门送餐,一般也都会优先选择给自己的学生送,这样也能见见孩子们。”

为传播健康饮食理念 开园后餐饮外卖继续做

2020年5月22日,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文称:各幼儿园和特殊教育学校在5月25日以后,符合常态化防控要求的可陆续开学;具体时间由各县(市、区)根据实情研究确定后另行通知。家长根据自愿原则,确定入学需求。

“神兽”即将“归笼”,老师们也即将做回本职工作,那么这广受好评的有机营养餐外卖是否还继续做呢?

“很多客户担心开学后我们就不做有机餐外卖了,担心以后可能吃不到了。”雒纳赛告诉青报记者,在订餐客户中,大约有三分之一都是校外的客户,他们奔着有机营养餐慕名而来的。一个多月来,幼儿园和这些客户产生了良好的黏性,通过老师的送餐过程,发现这些校外客户很多都是老人和孩子,有机食材健康、营养、好消化的特点非常适合这些群体食用。“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为了这些老人和孩子能吃到健康的食材,我们也要继续做下去” 雒纳赛说。

除了售卖,幼儿园每周都会给周边的老人免费赠送面点,“幼儿园自救创收是一方面,我们也要回馈社会,让大家知道有机食材是健康的。”雒纳赛说,幼儿园已经办好了食品经营相关证件,在精细化和专业化管理下,幼儿园的有机餐外卖的路子一定能越走越远。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