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书房的新华模式 为一座城带来了什么?
来源:河南青年网 作者:记者 杨军强 2020-09-24

  “在这里做志愿者,能免费看好多好多有趣的书。”12岁的张杰源说这些话时,胸口红绶带上印着的“新华书店 城市书房志愿者”几个金色字迹,发着微光,映着他胖乎乎的小脸。

  8月31日下午4时,郑州市金水区经二路与纬二路交叉口东南角郑品书社(省实验店)内,盈盈绿植,盏盏吊灯,书香萦怀。

  作为城市书房“温州经验”的郑州版,由中原出版传媒集团承办的郑品书社,自2019年开始在郑书香萦绕,为刚刚步入国家中心城市建设队列的郑州,点亮城市阅读之灯。

  【书与心通】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城市书房像一座文化驿站,通过一本本书籍,为读者开悟启智、抵御孤独。

  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郑州市纬四路小学五年级学生张杰源小朋友没出外旅游,而是在书社做了两周志愿者,12岁的他“看了一肚子的书”。

志愿者张杰源正在整理图书

  杨红樱的《笑猫日记》、郑渊洁的《舒克和贝塔》、叶圣陶的《稻草人》等,张杰源如饥似渴地陶醉其中。有时也随手翻翻《战争与和平》《羊皮卷》,可惜很多都看不懂。不过,他说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很刺激”。

  张杰源说,他非常喜欢《笑猫日记》的一句话“老鹰要是在鸡窝里长大,一辈子也别想飞上天了”。他将来要做老鹰,可以翱翔于蓝天。而眼下,他要把这里的书一本一本看完。

  “儿子2岁多时与郑品书社结缘,现在3岁多了,只要出门玩,首选来书社。” 张女士说,刚开始是儿子让她领着读,后来是自己读。她坦言,领儿子来这里,最看重阅读氛围。在这里,大家都安静地捧书静读,偶有低语交流,古今中外,上下几千年,人类文明的精华,在窗明几净的厅堂里游走承转。

  “人老了喜欢清静,但也更怕孤独,这家书社书籍储备和环境让我有相见恨晚的感觉。”64岁的周爱纯老人,说话带笑,声音洪亮。她之前是郑州一所中专的老师,她说自己当老师那会儿,就喜欢看书,平时逛街也多是去书店。在这里,总能找到“和心里相通的书籍”。

  “这段时间看关于任正非的书。希望中国多出些华为和任正非。”周爱纯老人说。

  【精神家园】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城市书房,又像是一座城市的精神家园,温暖港湾。

  张杰源小朋友爱上书,是从一本叫《金刚葫芦娃》的拼音读图书开始的,彼时他4岁,书是姥姥买给他的生日礼物。他看了一遍又一遍,尤其喜欢“力大无比”的大娃,他真想自己也变成大娃,这样就可以保护独自养家的妈妈,“她再也不会在夜晚里偷偷哭泣了”。

  3年后,姥姥病逝,张杰源再读《金刚葫芦娃》,不由就想起疼爱他的姥姥。

  张杰源想快些长大,好早些替妈妈分担家务,但妈妈告诉他,“你只要好好学习就够了”。

  怎样才能学习好?从小多看书。他把家里的书翻完后,就“瞄上”了家门口的书社,“五花八门,啥书都有”。为能整天泡在书社,今年暑假,张杰源专门申请了书社的志愿者,除了摆书打扫外,“能免费看很多书”,他心里美滋滋的。

  “能与书社结缘,应该感谢我的儿子。”张女士哈哈笑着说。一年前的一天,她带着2岁的儿子在附近游玩,当他们经过书社门口时,儿子攥着他的手指径直奔书社而来。推开店门,儿子像发现新大陆,内部的装修设计、色彩搭配,儿子喜欢得眉飞色舞。

  张女士说,她和孩子爸爸平时也很喜欢买书看书,家里也摆放了很多书籍,平时在家时,他们也很注意营造家庭读书氛围,约好在孩子面前,不玩手机多看书,睡前坚持跟孩子分享故事书。也许是从小氛围熏染所致,张女士说,她的儿子对书籍总有一种亲近感。

  这次来到书社,儿子挑中一套“超级小飞侠”系列,一二十本,看了一遍,有时还会回头找来再看一遍,脸上表情随着页码翻动,时而专注,时而微笑。

  “半生为师,嗜书如命。” 周爱纯老人以八字为自己前半生道路做结。她说,她出身于军医家庭,小的时候,家里父母就省吃俭用买些书回来给她们姐妹仨看,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也有中国四大名著等。每一本看时还做了笔记,书籍包了书皮,“看完后,连个折角都没有,书皮还都是新的”。

  如今,当了姥姥的周爱纯,照顾外孙女之余,每天上午10点,她会准时出现在书社二楼靠窗的一张小圆桌旁,捧一本书,慢慢品着,一直看到12点半才起身离开。

  【心灵加油】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

  城市书房,更是一座城市人们的心灵加油站,累了,就来这里歇歇脚,“充充电”。

  “看书,让我变得更强大。”张杰源说,在班级里,他的成绩不算最好,但论起读书来,他可以与人“一争高下”。而这些实力,都是来自平日里他在书社里的阅读的点滴积累。

  “看书,不仅让我写作文不再害怕,连想问题时都思路更开阔了,像插上了翅膀。”

  张杰源笑着说,在这里做志愿者,还纠正了他平时在家里邋里邋遢的习惯,“东西要随用随整理”。这个暑假里,张杰源说,他待在书社的时间比在家里还多,“在这里很放松,更像是我的另一个家”。

  “城市书房对于儿子,更像是一块磁铁。”张女士说,他们上班时,儿子一般由奶奶带,每次奶奶带他出门前,就问他想去哪儿,他都说去书社。晚上书社不关门,张女士和孩子爸爸散步,孩子看到书店亮着灯,拉着拽着直奔那走,甚至,有时儿子因为不快哭闹时,领着他到书社转一转,很快就安静下来。

  张女士说,来书社的基本上都是附近的居民,对于大家更像是一种福利。就连书社下班的音乐都是徐徐响起。阅读区的桌椅,从宜家精挑,坐着很舒服;连挂书包的挂钩,都考虑到了小学生的身高。“这就是我心目中的书房。”

8月31日下午4时许,郑品书舍(省实验店)内读者手捧书卷,目不转睛

  “一方庭院深幽处,半卷闲书半壶茶——以书之名,与您相约城市书房”,8月19日,书社内,郑州市花园路街道老年大学在这里举办读书会,周爱纯老人便参与其中。当天,老年大学的同学们欢聚一堂,品茶读书,回顾人生,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在城市书房,大家很开心,很充实,以后还要将活动持续搞下去”。

  建设城市书房 点亮“阅读之灯”

  “书店建筑面积260平方米,可同时容纳70人阅读,每天到店的读者有七八百,以老人孩子居多。书店暂时执行的是上午9点晚9点工作模式。”河南省新华书店—城市书店项目负责人凡俪说。

  融合发展,跨界服务,城市书房并非图书馆或传统书店,更是一套完整的服务链系统。凡俪说,在书社里,市民不但能随意阅读书社内的图书,还可通过自助借阅系统享受借阅服务。

  除了读书,这里还不定期举办朗诵比赛、亲子阅读、养生保健、书画学习、茶道品鉴等活动。

  凡俪也直言,随着新技术、新消费与公共文化服务的结合,城市书房还将不断升级配套服务体系,更好地为市民读者服务。

  “阅读本是平常事,一缕书香,一抹灯光,城市书房,既温暖了读者,也点亮了一座城。”凡俪说,城市书房,融合纸质资源与数字资源、阅读服务与便民服务,是传统阅读阵地的现代延伸和有益补充,有效解决了公共阅读服务“最后一公里”问题。

责任编辑:杨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