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我的书屋·我的梦”活动首次进行省级作品推选表彰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豌 赵墨波 2020-11-05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豌/文 赵墨波/图)“亲爱的妈妈,你和爸爸去东莞打工,走了已经八个月了……今天我要告诉你村里发生的一件新鲜事——村里的小书屋开放啦……奶奶再也不用担心我们放学后乱跑了。”在作文《给妈妈的一封信》中,10岁的刘若彤这样写道。

刘若彤是安阳市内黄县六村乡第六小学(下称六小)五年级的学生。在10月29日举行的“我的书屋·我的梦”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优秀作品省级评审会中,刘若彤的这篇作文是六小唯一一件入选省级推选环节的作品。

今年7月,国家新闻出版署、教育部组织开展2020年“我的书屋·我的梦”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活动,在此基础上,河南省面向全省农村少年儿童征集优秀作品参与国家级奖项评选,作品涵盖征文、硬笔书法、软笔书法、绘画、手抄报五大类九组别,全面拓展农村少年儿童参与方式,并首次进行省级推选表彰。

以农家书屋为依托,以此次推选表彰为平台,越来越多的农村孩子,正在受益。

【现场】专家专业评议推选 助推农村少年儿童的梦

一张雪白的宣纸上,方正的楷体书写着“振兴中华”四个大字,通过软笔书法小学组这一信息,似乎可以看到少年志气背后那双稚嫩的手;一张八开纸上,寥寥几笔画着一个正在书屋旁读书的短头发男孩儿,画面一角的一只简笔画小猫,展现着孩子独有的童趣;在另一张绘画纸上,通过油彩展现的“战疫”英雄形象,给人带来一种视觉冲击力;而在一篇作文中,一个从小没有读书条件的孩子,讲述了农家书屋建成后,自己内心的喜悦……

孩子们的参赛作品

10月29日,河南省档案局一间百余平方米的会议室中,铺满了绘画、书法、征文等不同作品,这是经过两个多月的征集,经过层层推选,最终进入省级评议的628件农村少年儿童作品。

这些作品正由河南省直书法家协会、河南美术出版社、中学生学习报社相关专家组成的专家评议团进行评议推选。

10月29日上午,省档案局一间会议室中,书法组专家评议团正在对软笔书法作品进行评议推选

刘若彤的作品也在其中。

刘若彤是六村乡千口村一名普通的农村孩子。6年前,刘若彤4岁时,父母便双双外出打工,把她留给了爷爷奶奶。由于爷爷奶奶不识字,几年来,刘若彤常常是在紧靠床尾的缝纫机桌子上,独自完成作业。

去年底,六小与千口村农家书屋合作开办课余公益辅导班,终于给了刘若彤一个学习和阅读的好去处。因此,当“我的书屋·我的梦”活动到来时,刘若彤便把作文题目定为《写给妈妈的一封信》,把自己在农家书屋学习的事情告诉妈妈,让妈妈放心。

刘若彤(右二)在内黄县千口村大队部的农家书屋中读书,身后站着她的作文辅导老师

这封记录了一个农村留守儿童对母亲的思念,反映着农家书屋建设一景的信,也让征文组评审专家,感到了真情流露。

而面对书法组共计365幅作品,河南省直文联副主席、省直书协主席徐荣双不禁感叹:“孩子们不仅将中华民族的文字瑰宝写得帅气公正,还通过自己的笔,展现出了他们对国家的热爱。”

这一天,他与河南省直文联主席、省直书协副主席殷江林等三位书法家,热情地为此次活动担任书法组专家评委,并为优秀作品认真留下点评,希望能给更多农村少年儿童带去鼓励和支持。

“‘我的书屋·我的梦’这一主题,从大的方面讲,也是‘中国梦’。但对于每一个农村少年儿童来说,他们也各自有自己的梦,可能是拥有一间书屋,可能是读一本书,可能是写一幅字,可能是画一幅画,他们就通过这样的实践活动,来呈现他们自己心中的理想之梦。”殷江林说。

【机会】首次省级推选 惠及更多农村少年儿童

这次参赛,是刘若彤入学以来,离省级荣誉最近的一次。

刘若彤所在的六小,是一所面向千口村的五年制农村小学,目前在校学生仅100名。信息匮乏,参与各类比赛的机会少,是六小和所有农村学校面临的普遍困境。

六小的老教师韩社红是刘若彤征文的指导教师,已在六小从教二十年。在她的记忆中,即便对于农村学生来说,征文竞赛参与门槛最低,但也仍以县级比赛为主,且很少以展现农村学生生活为主题,此次活动是六小参与的唯一一个面向农村少年儿童的国家级活动。

而在往年,全省“我的书屋·我的梦”优秀作品将直接递交国家,参与全国推选。考虑到目前的农村教育状况,以及国家级优秀作品竞争压力大和各省入选名额有限,今年是河南省开展“我的书屋·我的梦”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活动的第七年,省委宣传部首次在将优秀作品报送国家推选前,组织进行省级推选,并授予省级优秀作品荣誉称号。

也就是说,不论国家级优秀作品入选结果如何,628件市级选送作品中,将有100件左右优秀作品,获得省级荣誉。

孩子们的参赛作品

如此一来,包含刘若彤在内的所有进入省级推选环节的农村少年儿童,获奖的可能性就更大了。“我们主要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给更多的农村少年儿童一种激励,以便在他们的阅读习惯养成及兴趣爱好培养方面,起到激励引导作用。”省委宣传部版权和印刷发行处相关负责人表示。

根据活动安排,此次省级推选后,所有推选出的省级优秀作品,还将首次被印制成册,向乡镇免费发放、扩大影响。

【氛围】指导教师同获荣誉 创造更好教育氛围

这次活动,也是参加了20年县级不同比赛的韩社红,离省级指导教师荣誉最近的一次。考虑到教育者是孩子优良习惯养成的重要引领者,为了给农村少年儿童带来更好的成长环境,此次活动推选出的106件优秀作品背后的指导教师,也将获得省级荣誉证书。

韩社红今年50岁,距离退休还有5年。“如果能在退休前获得一次省级荣誉,这可能就是我人生中的最高荣誉了。对于一个乡村教师来说,可能是一生难得的机会。”

对此,校长魏侠为韩社红感到高兴。另一方面,魏侠也对教师杨小玲的未来,充满了更多的期待。

杨小玲是2017年分配到六小的特岗教师。到六小之前,美术专业出身的杨小玲曾在市区有过四五年的书法教学经验,多次获得过市级、国家级书法荣誉。

2017年9月,以语文教师身份进入六小后,杨小玲在魏侠的鼓励下,义务开设硬笔和软笔书法课,让六小学生也可以像市区的孩子一样,接受特长教育。

11月1日,内黄县千口村大队部的农家书屋中,杨小玲正在义务辅导儿童练习软笔书法

因此,当今年杨小玲在三年服务期满后,选择留在六小时,魏侠很高兴。

不过魏侠也有担忧。担忧的是,一所农村学校,能给杨小玲的机会不多。

而“我的书屋·我的梦”活动的开展和省级优秀作品推选的增加,让魏侠感到,杨小玲有了更多的机会。

【拓展】降低门槛 提供更多展示窗口

对于杨小玲和六小的孩子们来说,这次活动还有一个好消息。在此次软笔书法评比中,考虑到农村地区学生条件不足,评议专家还降低了印章、落款这些格式和规范在推选中所占的比重,更着重评审字体本身书写情况。

在农村学校开设书法课程,尤其是软笔书法课程,是有难度的。

“老师,啥是毛毡?”“老师,附近的超市都没有卖这些东西!”曾在市区有书法教学经验的杨小玲,第一次开课时罗列用品时,遇到这样的问题,“我才知道,原来农村孩子对这些听都没听说过,农村超市也不卖这些”。

为此,杨小玲一边一一向学生解释每种书法用具,一边把用具以图片形式发给家长,年轻家长通过网购,才给孩子们备齐了所需用品。如今,六小孩子练字使用的大多是黄色的方格练习纸,还没有用过白色宣纸。

杨小玲正在义务辅导儿童练习软笔书法

“那印章呢?”记者追问。

“更别提了,根本没条件。”杨小玲说。

而同时,即便开设了相关课程,农村学生能参与的书法比赛也不多,六小学生所参加的书法比赛,主要是每学期乡里举办的一次硬笔书法,且乡里尚未举办软笔书法类比赛。“老师,啥时候还能有比赛呀?”活泼积极的孩子们总是这么问杨小玲。

“我的书屋·我的梦”活动让杨小玲看到了更多的希望:这是目前为止,六小学生能参与的唯一一个涉及软笔书法的比赛。

不过,由于课程刚起步,本次六小没有提交软笔书法作品,书法类别只提交了一份硬笔书法作品。而为了选拔出一份最优作品,六小三到五年级一共62名学生,在参与选拔过程中,都用上了学校准备的标准作品纸。

“不管选没选上,孩子们都有了一个参与的机会。”杨小玲说,“而且,只要这个活动持续办下去,孩子们在未来就还有机会。”

【未来】提质增效 让书屋充分利用起来

“我的书屋·我的梦”活动背后,是国家自2007年起实施的“农家书屋”工程,以及遍布全省的46972家(2019年数据)农家书屋。

全省数万家农家书屋的建成,面临的下一个挑战就是如何充分利用。因此,让书屋建设提质增效,也是此次河南省在“我的书屋·我的梦”活动中,首次增加省级优秀作品推选的初衷之一。

河南省委宣传部版权和印刷发行处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未来,河南省“我的书屋·我的梦”活动还将以全省农家书屋为依托点,通过组织邀请书法、绘画、朗读等方面专家到乡镇、村落提供现场指导等,进一步广泛开展农村少年儿童阅读激励引导活动。

对此,现场各位专家也表现出极大的热情,纷纷表示为农村孩子们的成长助力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而在其他参赛选手的作品和个人故事中,也展现出了农家书屋更多的可能性。

一方面,农家书屋书籍品类繁多,拓展了孩子读书的种类。南阳市二十三中的杨佳颖提交了以《立志报国,不负青春,不负韶华》为名的作文。这篇涉及对国家发展认识的作文,最初的灵感来自杨佳颖在农家书屋读到的一本政治类书籍。

孩子们的参赛作品

另一方面,农家书屋也正成为乡镇学生返乡时的重要阅读场所。新郑市实验小学五年级的马蔚涵,一直居住在新郑市,平时常去新华书店、图书馆读书,每当寒暑假回村时,读书就成了问题。近几年农家书屋的建设,让马蔚涵寒暑假期间返村时有了新去处,假期变得丰富起来,她也因此结交到了新朋友。

夏邑县胡桥乡程庄的农家书屋,近四五年来,成为商丘工学院附属学校八十一班的范力文,在周末和节假日返乡时,可以继续保持阅读的重要场所。

诚如范力文在征文中所写:“村里那座朴实无华的农家书屋是我一刻也不想离开的地方。……在这匆匆光阴中,书屋伴我从懵懂少年到热血学子。”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