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少年从看守所走出之后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魏文杰 2020-06-11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魏文杰 受访者供图)15岁的花季少女,将她的亲生母亲从背后勒死。5月底,一则青岛少女弑母案的报道,让郑州市金水区梓闻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简称梓闻社工服务中心)的王菲陷入思考:“如果她是我的服务对象,我该怎么帮助她?”

  参与河南省首个“未成年人保护社工服务项目”以来,王菲和项目成员为80余名涉罪未成年人开展帮教服务。他们总习惯性地多问几个“为什么”,将藏于表象背后的原因打捞上来,帮助这些处于审查起诉阶段取保候审的涉罪未成年人回归正常生活。

  破冰

  16岁少年寻衅滋事

  初见社工“懒得搭理”

  这两天,梓闻社工服务中心的王菲,正忙着和其他社工机构办理交接,“还有几个孩子正在考察期,能否获得不起诉决定,对他们今后的人生影响至关重要” 。

王菲(左)在和检察官了解案件情况 受访者供图

  2018年5月,河南省首个“未成年人保护社工服务项目”落地。郑州市金水区检察院与梓闻社工服务中心联合建设“未检司法社工工作站”,在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中引入专业社工力量,为处于审查起诉阶段取保候审的涉罪未成年人,开展社会调查、合适成年人到场、心理疏导、心理测评、关护帮教、附条件不起诉监督考察等工作,对其再犯可能性进行风险评估,为捕与不捕、诉与不诉提供参考依据。

  专业的未成年人司法社工,能够从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角度矫正涉罪未成年人的偏差行为,不断挖掘、肯定他们的内在价值,帮助他们正确认识自己,激发潜能,从而使他们更好地成长和回归社会。

  16岁的小白是王菲接触的第一个案主。

  第一次见到小白时,他斜靠在椅背上,跷着二郎腿,一副“懒得搭理”的样子。

  “你家在哪儿呀?”“家里有其他兄弟姐妹吗?”“在学校有比较要好的朋友吗?”不像警察那么威严,没有检察官那么肃穆,王菲柔声细语问地了一些琐碎且不提及案情的问题。小白简单地回应着。

  其实,小白的案情不复杂。有一个同学欠他钱不还,一天,小白的另外两个伙伴在网吧遇见这个同学,就打电话通知小白。三人为了出一口恶气,便在一个桥墩下围住了对方,实施了殴打,并将一部崭新的手机拿走。后来,被围堵的同学报了警,小白三人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在看守所里待了十多天。

  案件移交至郑州市金水区检察院后,王菲和队友开始了对他为期6个月的帮教。当面会谈、生活环境走访、心理测评……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王菲基本摸清了小白的习性。

  原来,小白的父亲十分严厉,平日忙于工作疏于照顾家庭,母亲则是有求必应,尤其是在金钱需求上从未管束。他结交的朋友中既有在校学生也有社会群体。与他们交往的过程中,小白养成了吸烟、喝酒等不良习惯。

  王菲意识到,这样的成长环境,使得青春期的小白比较叛逆、任性,自制力差、易受诱惑。他在一边向母亲索取金钱的同时,一边在所交往的朋辈群体中寻求认同和支持。案发后,父亲仍是指责、否定,母亲还认为“金钱可以解决一切”。

  从看守所里出来的小白,却已经给自己贴上了“犯人”的标签。

梓闻社工服务中心项目成员(左)与服务对象进行一对一面谈 受访者供图

  帮扶

  主动参与志愿活动

  抱着荣誉证书进法庭

  随着见面次数的增多,小白逐渐放松下来,在“社工姐姐”面前主动谈起案件情况,直言“十分后悔”。

  看着眼前的少年,第一次接触司法项目的王菲很受触动,她拿出制订好的帮教计划与小白商讨,“相信我们一定可以与你一起走出困境”。

  随后的帮教中,王菲引导小白参加朋辈群体心理互助小组,一起看书、观影、讨论,在朋辈群体中获得正向支持,认识到曾经的交友方式带来的不良影响。还带小白和他的父母走进少管所,聆听“高墙内的声音”,服刑人员现身说法、国学讲师团的亲职教育,让父母反思教育方式、亲子沟通的不足之处。其中,对小白改变最明显的,是志愿服务。

  王菲第一次邀请小白参加志愿活动时,他上来就问:“有没有搞错?谁会让一个犯罪的人做志愿者?”见他是这个反应,王菲没多说什么。三番五次试探后,小白终于答应试一试。

  那是去一个社区的“四点半课堂”辅导小学生写作业。小学数学题对一个高中生来说并不难,在王菲引导下,第二次有孩子举手提问时,小白鼓起勇气走上前去。活动结束时,被辅导的一个小学生特别开心地问小白:“哥哥,你讲得特别好,什么时候能再来?”孩子真诚的笑容,让他愣住了。

  后来再有志愿活动时,小白都会主动提出“我要参加”。他走上街头,帮助环卫工人清捡垃圾;走进公园,带着老年人一起跳健身操;走到社区,为留守儿童组织活动……6个月帮教期内,他陆续参加了30多场志愿活动,还被评为金水区2018年度“优秀社区志愿者”。

  2019年2月,小白走进法庭接受宣判,他的手里抱着许多材料,荣誉证书、考察期感受、活动体会……“社工帮教让我改变了许多,今后一定做个守法公民。”

  最终,金水区法院依法对小白判以缓刑。坐在后排的父母泪流不止。2019年9月,小白考上了大学,过往的一切被封存,他真正开始了新的生活。

  “涉罪未成年人很容易自我标签化,对他们重新融入社会造成障碍。”王菲说,社工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去标签”,通过重新定义或标定,使那些原来被认为或自认为“有问题的人”恢复为“正常人”。

帮教服务对象(中间5人)在未成年人帮教基地进行宣誓(因涉及个人隐私,5位未成年人长相不予公布) 受访者供图

  暖阳

  看老照片、画全家福

  让爱的种子在家庭重新发芽

  王菲和队友发现,在这些涉罪未成年人背后,或多或少都有家庭原因,司法社工对他们开展帮教时,也会围绕家庭定向施策。

  涉罪未成年人小山(化名)进入青春期后,父亲的专制和母亲事无巨细的关心,让他们之间产生了隔阂。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正处于观察期的小山需要长时间与父母待在一起,如何帮助他们缓解紧张的亲子关系,营造正向支持的家庭环境,成为摆在王菲和队友面前的一道难题。经过讨论,他们专门设计了“家和互助”线上亲子互动服务。

  追寻家族故事,听爸爸讲家族历史;追忆成长历程,跟奶奶妈妈一起翻看老照片;做一顿亲子宴,画一张全家福,给长辈按摩捶背……

  这些活动让小山备受触动,“小时候我是那么幸福,每张照片上都带着灿烂的笑容。现在爸妈都有了白发,奶奶脸上皱纹也越来越多,真希望他们不会老,我能一直陪在他们身边”。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见到父母在社区防疫站点做志愿者,小山主动请缨,与父母并肩作战,发放宣传页、为过往居民测量体温、对公共楼道进行消毒……

  “这期间,我学到了很多,也得到了属于我自己的礼物。”今年4月13日,郑州市金水区检察院对小山做出不起诉决定,让这段特殊过往成为历史。

  这样一次线上帮教,让王菲对司法社工的作用有了进一步认识,“一个社工跟进一个家庭的服务形式,使得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可以直面困境,成为问题的发掘者、解决者,更是直接的受益者。重新营造的良好家庭环境,也能有效预防涉案未成年人再次犯罪”。

梓闻社工服务中心项目成员与服务对象进行线上会谈 受访者供图

  链接

  最高检6月1日发布的《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白皮书(2014—2019)》披露,近年来,未成年人犯罪数量在连续多年下降趋于平稳后有所回升、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数量呈上升态势。同时,司法社工的“社会化帮教”,作为“专业化办案”的有效补充,正在未成年人司法保护体系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两年来,梓闻社工服务中心的司法社工已对80多名涉罪未成年人开展帮教服务,其中有12人获得不起诉决定,8人考上大学,2人被金水区民政局评为“优秀社区志愿者”。

  作为河南省“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专项工作的牵头单位,共青团河南省委将开展“河南省青少年零犯罪零受害社区(村)”创建活动,以政府购买形式引入社工服务等专业社会力量。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