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党放心 强国有我” 新时代青少年发出青春誓言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记者 樊未晨 胡春艳 张国 张艺 2021-07-05

7月1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共青团员和少先队员代表集体致献词。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赵迪/摄

  在今天上午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当1000余名少先队员和共青团员齐声喊出的“请党放心,强国有我”在天安门广场上响起4遍时,所有人为之震撼。青年学生用最饱满的声音,坚定地向党道出了青春的誓言。

  记者查阅中国共产党历次逢十庆祝活动流程后发现,这是第一次出现青少年献词环节。

  献词队伍里有4名领诵员。来自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的大四学生赵建铭,作为献词的领诵员之一,对这一刻难以忘怀。

  “我本以为经历了这么多次训练与演练之后,我不会紧张了。但是当今天早晨5点多到达天安门广场时,我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赵建铭说。

  赵建铭的领诵词中有这样一句:党是冉冉升起的旭日,驱散黑暗、带来光明。“我今早看到天安门的那一瞬间,太阳正穿过云层照射下来,这句话立刻就从脑海中蹦了出来,所有的情绪情感就被调动了起来。”赵建铭说。

  千名青少年献词不仅是今天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高光”时刻,对很多参与其中的学生来说也是“高光”时刻。

  为了精心准备这次献词,北京师范大学大三学生岳天舒几乎一夜没有合眼,离开天安门广场时,她脸上的妆容有些斑驳,但回忆起庆祝大会的超燃瞬间,她的声音依然慷慨激昂。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72年前,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上宣告新中国的成立。“作为新一代学生,我们此时可以站在广场上,喊出同样的话。那一瞬间,我觉得非常有力量感,也很自豪。”站在队伍第五列第八排的岳天舒说。

  据了解,很多学生是今年3月底接受的任务,在之后的几个月内,他们经历了校内合练、区内合练、市里合练及几次大型演练,中午出门夜晚才回到宿舍是常有的事,几次大型的演练还要傍晚集结深夜演练。

  “从3月到现在,我们训练了100多场。”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的教师隋欣益说,从接到任务开始,学生们每周一、三、五都要进行专业练习,每周二、四则进行体能练习。训练强度很大,但是没一个同学喊苦喊累,而且学校参与献词任务的同学以2018级的大三学生为主,课业量作业量都很大。“但是所有人都能保质保量地完成所有作业。”隋欣益说,“这些孩子是第一批00后的大学生,他们经受住了考验,在献词团队中,他们被称为‘千禧新声’。”

  21名北师大的学生散落在千人合诵人海里。其中,11人来自该校主持人协会,10人来自街舞社、北国剧社、支教团等其他社团。

  千人齐诵,如何整齐划一?岳天舒说,这得先从一个个小的方阵开始练习。有十几年主持经验的岳天舒不仅是北师大主持人协会的会长,也是这21人的训练负责人。

  在校内训练时,11名有基础、有默契的主持人协会成员一对一帮助其他社团从来都没接触过朗诵的同学。他们在合诵训练和游戏、打球等体能训练中成为好朋友,培养了默契。

  岳天舒认为,这个活动并不是要求每个人的吐字多么标准、都是“播音腔”,更多的需要大家协作,培养一个统一的标准。

  “在这样一个千人合诵的节目里,你可以鼓励大家你就是主角,但实际上,你的声音不能是最出挑的那个,也不能是最特别的那个。”岳天舒说。

  “我们献词的内容就800多字,但背后蕴含的内容太丰富了。”赵建铭说。

  为了让学生了解800字背后的内容,很多学校给学生上党史课,也找来了大量影像资料。《建国大业》《建党伟业》等经典电影及红色歌曲便进入了赵建铭的刷剧听歌清单。

  “今天,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幅又一幅画面,情感自然而然就充沛了起来。”赵建铭说。

  其实,几个月的训练已经变成一节节生动的党课,在这个过程中,学生们对党史的了解更加清晰了,对自己身上的责任更加明确了。

  “那句‘请党放心,强国有我’的誓言代表了我的心声。”北京语言大学大二学生张千一说,“年轻人就要肩负起这个时代的责任。”

  5分多钟的献词对这群年轻学生来说不难记忆。站在偌大的广场,岳天舒的脑海里不自觉就出现了星星之火燎原的画面。“100年前,古老的中华大地诞生了中国共产党,播撒信仰的火种,点亮真理的强光”,之后的井冈山革命、万里长征、保卫黄河、百万雄师过大江,都是中学历史课本上的知识;脱贫攻坚、生态文明、人类命运共同体,他们早在高中政治课堂上就熟稔于心。

  岳天舒是共青团员,她参与过很多红色党史、校史活动,扮演过女共产党员缪伯英。在这个21岁的女孩心里,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是决定后半生信仰的事。入党誓词里说,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我的热血真的足够吗?我的信念真的够坚定吗?”这些问题一直拷问着岳天舒。

  从校内练到千人练、从北师大辗转到偏远郊区、从中午训练到晚上11点、甚至夜里两三点……有关信念和能力的自我怀疑,在这200多个小时后有了答案:“我作好准备了。”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