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年在财产收入上更有获得感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王林 赵丽梅 魏婉 2021-03-11

3月5日,北京世贸天阶,车辆和行人从一处播放两会会期信息的大屏幕附近驶过。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曲俊燕/摄

  这些天,95后小蒋最关心两件事:两会和基金。她是众多“基民”中的一员,也因此更关注国家将会重点发展哪些行业——在她看来,这其中或许藏着未来基金收益的“密码”。

  上班挣工资之外,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想方设法“搞钱”。其实,这也是未来5年一系列政策的重头戏。“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指出,“多渠道增加城乡居民财产性收入,提高农民土地增值收益分享比例,完善上市公司分红制度,创新更多适应家庭财富管理需求的金融产品。”

  中国人均GDP已经连续两年超过1万美元,这离世界银行划分的高收入国家标准线并不远。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认为,未来5到15年经济社会发展重点在于质量而不是数量,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目前,这个群体在中国大约有4亿人。

  在刘世锦看来,“十四五”对中国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关口,应该把中等收入群体倍增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的另一个重要战略,而想方设法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就是一个重要方法。

  对每个普通国民而言,这或许意味着手上能盘活的资产和可支配的钱更多了。

  更多年轻人拥抱资本市场

  今年两会前夕,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金融研究所发布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显示,截至2019年,中国社会净财富为675.5万亿元,居民部门财富占比76%,居民人均财富约为36.6万元。

  银行储蓄和房子,是很多中国家庭财富的重头。较高水平的储蓄率,也意味着较大的投资潜力。随着“房住不炒”的楼市调控政策逐渐深入,当下很多年轻人更青睐通过基金、股票等方式来理财投资。

  2019年年底,小蒋抱着挣点零花钱的想法,通过定投的方式购买了第一只基金。他身边很多同龄人都在买基金或者股票,“大家都在疯狂入市。”

  今年1月,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有效发挥理财、保险、信托等产品的直接融资功能,培育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理念,改善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大力发展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各类健康和养老保险业务,多渠道促进居民储蓄有效转化为资本市场长期资金。

  社会财富向资本市场转移,是许多国家在房地产市场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普遍会发生的转变。

  设立科创板、推行注册制、A股退市新规出炉……过去两年,资本市场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吸引着年轻人以更为灵活的手段参与投资。支付宝的数据显示,定投基金的用户中有超过四成是90后,六成90后稳定持有单只基金超一年。

  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注意到,过去每当股市传出好消息,人们就往里“冲”,“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现在,人们也开始把“鸡蛋”往基金等不同“篮子”里面放。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公募基金市场不仅新发基金规模持续攀升,资产管理总规模也创历史新高。杨成长说,这也推动了国家科技创新型产业以及新消费的发展。

  不过,杨成长也注意到,资本市场也出现了一些过度投机的情况,一定程度上扭曲了人们的“财富观”。他指出,当前不仅要引导投资者做好资产配置,同时也要引导青年人树立正确“财富观”。“有人以为敲敲键盘,财富就能生产出来了,这种观念需要改变。”

  杨成长认为,老百姓理财面临的难题之一是理财产品收益波动过大。他建议,资本市场加强金融产品的创新,为投资者提供合适的理财产品,不仅仅强调高收益率,而是与实体经济收益相匹配的、持续稳定的理财产品。他说,这对金融机构组合产品,实现对冲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杨成才建议,逐渐推进现代要素市场发展。除了资金、土地、房产等要素,还可以让知识、技术、商标专利等一些现代要素获得合适的市场定价,从而获得合理的投资回报。

  “各种各样财产性收入的根源在实体经济。”杨成长说,青年人也应将目光投向实体经济,特别是要处理好金融等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关系。实体经济好了,财产性收入才会增加。

  农民增收不再仅依赖土地

  跟城里的年轻人不一样,在广大农村地区,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大多还是离不开土地。

  在福建宁德福鼎市硖门畲族乡柏洋村,很多村民把土地承包出去,村里成立了专业合作社种水果,发展农家乐和旅游观光产业。

  据柏洋村党支部书记王周齐介绍,很多村民都有4份收入:在村里工厂上班的工资收入、茶叶种植收入、投资当地产业的分红,以及出租土地或房屋获得的租金。

  “投资分红达到二三十万元的村民都有不少。”王周齐表示,这个曾经人均年收入不足600元、村集体负债43万元的典型贫困村,如今已经成了“全国小康建设明星村”。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研究发现,当前城乡收入差距仍然显著,很大程度上是由财产收入的差别造成的。有关数据显示,城市居民的财产收入是农村居民的10倍,而这又主要是由房地产收入的差别构成的,城市居民对住宅用地拥有完整的用益物权,可以连同住宅出租、转让、抵押,而农民对其宅基地只有使用权,没有收益权。

  蔡继明建议,修改《民法典》物权编相关内容,使农村集体宅基地与城市国有宅基地具有同等的用益物权,并通过修改《担保法》取消对农村宅基地抵押的限制,才能使土地要素在城乡之间自由流动,拓宽农民获得财产收益和抵押贷款的渠道,缩小城乡居民的实际收入差距。

  今年两会,刘世锦准备了一份《以进城农民工为重点加快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建议》。在他看来,总数两亿多的进城农民工是现阶段最有可能由较低收入水平进入中等收入水平的人群。他建议加快推进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入市和宅基地流转,增加农民工的财产性收入。

  刘世锦也提醒,农地入市、宅基地流转获取的收入,应优先用于完善相应地区农村人口的社保体系,解除后顾之忧,使他们与城里人一样不再依赖于土地保障,在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增加收入的同时,有更为有效和稳定的社会安全网托底。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